笔趣阁中文网 > 倦于客 > 第十二章 十恶

第十二章 十恶

推荐阅读:天神诀梦醒细无声神级幸运星惊悚乐园娱乐圈最强霸主农女贵娇我的大侠系统奸臣无尽神器孺子帝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虫声窗外月,书册夜深灯。

    可惜了这样的好时候。

    虽则挑灯夜读已不存思侧,但临窗作诗、赏花探月皆在时宜,再不济铺盖一卷、梦约周公也是好的。

    怎样都比顶着一头疲倦、紧绷神经于气压中故作隐形人来的合适。

    偏巧那两人此刻一个比一个沉默,擅长等待的某王爷这次不知为何采取了主动出击,时间再怎么紧迫也不急在这一时才对,兴许是太冷了?

    “咳咳……”

    冷就该穿衣服,史艳文默叹一声,果然是因为太冷了才不得不速战速决吧?

    自觉起身,出门右拐,方丈室该在近侧。

    “这才是真的贴心,”竞日孤鸣欣慰一笑,视线自门口收回,看向僵硬一时的人,“无福壮士认为呢?”

    “……”他很想说是,如果这空气能不这么紧张的话。

    竞日孤鸣收敛神色,心有戚戚焉,突然有些理解当初墨苍离与他对峙时的心情了。

    也是,能像俏如来那样精于口舌又智计超群的的年轻人,不多。

    未经主人口头上的允许便进入主人家的卧房,看来他并不是第一人,史艳文静静的扫了一眼地上的灰尘,再次叹息。

    这是知道自己已经被请君入瓮所以干脆放弃抵抗了吗?

    年轻人啊……

    竞日孤鸣住的地方奢华而独具气质,屋内熏的是龙涎香,庐里烧的是松木炭,墙上挂的妙笔丹青,地上铺的金丝蚕绒,玉雕龙纹,五扇屏风,仙鹤独台,垂恩香筒,像是搬来了皇帝的暖阁。

    极尽尊崇,气质内敛,那人配的上,史艳文蓦然想到正气山庄,想到自己整洁干净的卧室,跟这里比起来似乎有些……寒酸?

    拿走床头披肩裘衣,史艳文退出门口时还稍显流连的看了一眼房内——他真冷。

    惨白的月光穿过纱窗,带了夜间特有的湿冷气息渗进房内,又带了人体的温暖席卷而去,如置寒风,如贴冰凌,安静诡异的只剩下偶尔的咳嗽声,呼吸一人急促一人缓慢。

    有人斜倚浅斟,眉目含笑,有人不发一语,静若无人,场面看似和谐,其间的压力却越来越大,仿佛置身悬崖之上,一不小心便会万劫不复。

    难怪没人愿意来执行这个任务,吴辅调整着心态,这坑挖的也太过明显,但其实这任务该是最安全的才对,如果不出变数的话。

    不过像他这样藏头露尾的人,不仅是说的话,做的事都不能叫人信服,似真非真,似假非假,若是真的害怕,呼吸却这样清浅,若是装的,那些微的僵硬感又不似作假。

    装的挺像。

    也不算太蠢。

    木门再次吱呀一响,厚厚的垂帘被人放下,来人裹带着寒意,却反将里间的冷凝气氛扫去三分。

    “天这么冷,还是该早些休息才是,”史艳文将手上的披肩裘衣递给竞日孤鸣,无奈退身道:“先生明明也累了。”

    “哎呀,这样拆台可不好,”竞日孤鸣突然抓住他的手,冰冷透骨,“再说少年人就该多历练才是。”

    “先生?”

    竞日孤鸣往旁边轻移,拍了拍软榻,“坐这吧。”

    “不用……”

    史艳文正想拒绝,却猛地被拉了一个踉跄,但见竞日孤鸣又落寞叹问,“还是你仍在介意漠市所言,不屑与我同塌?”

    “先生误会了,艳文绝无此意,只是……”

    话未说完,又见竞日孤鸣脸色越见落寞,眼见就要叹息出声。

    史艳文冷僵一瞬,反身坐下,竞日孤鸣也就顺势倚上他的肩膀,宽大裘衣将将盖住两个成年人,毛绒披肩却搭在了史艳文肩上,老神在在,恍似习以为常。

    吴辅沉默地看着两人,被那举止行动间透出的怪异感惊的一愣,中原大儒侠与苗疆北竞王关系原来这么好么?怎么上头半点消息都没接到过?还有……

    相较那两人依偎取暖,悠闲舒适,这边孤单一人,既无人靠,也无暖衣,连八仙椅都是又冷又硬,凄凉无比,唯一值得庆幸的就只有不似方才压抑的好气氛了。

    总还是有好事的。

    似乎终于察觉到这边的孤单寂寞,竞日孤鸣好心好意的问他,“冷吗?”

    吴辅心里一热,既期待又感动地回他,“可冷了!”

    竞日孤鸣摇头一叹,“真可怜。”

    “……”他在感动什么?期待什么!是说你长辈的风度呢?风度呢!

    “噗,呵呵……”

    吴辅更冷了。

    但史君子不愧是君子,即便是敌人也能情理相待,礼让三分,笑过之后便是衣袖横扫,房间顿时熏熏柔温回荡,纯阳罡气犹如冬日暖阳,将屋里的阴冷一扫而光。

    竞日孤鸣无奈的笑了笑,打断了感动的就要站起身的吴辅,“你的师父没教会你以气御寒吗?”

    吴辅尴尬的挠挠头,“那不是,没想起来嘛……”

    “哈,”竞日孤鸣挑眉,“那他们让你传的话,也忘了吗?”

    “这倒没有,”吴辅气势一正,不再嬉笑,“老头子们让我问王爷,可愿前往一晤?”

    “少年人,劝你一句,”竞日孤鸣微闭着双眼,“天已经很晚了。”

    “……好吧,”吴辅泄气,“老头子说了,在他们还未采取措施之前,请王爷自行前往王宫认罪。”

    “认罪?哈,不如先告诉我到底是何罪,也得容小王参详参详吧?”

    “呃,这个,先等一下啊,”吴辅从袖间拿出一张纸团——邹邹巴巴,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嗓子,“逆贼竞日,蒙宠受恩,不思回报,肆造内乱……”

    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似是在观察他们的反应,接着又道,“不仁不义,妄造杀业,视人命如草芥;不孝不合,欺师灭祖,滥用重典,擅毁先王后身……”

    竞日孤鸣挑了挑眉,史艳文也看了他一眼。

    “又兼不道,犯大不敬,目无尊长,恶逆犯上……”

    到这里,半数以上还算是无可挑剔。

    “意图谋反,欺君罔上……”

    顺序反了,竞日孤鸣微叹,老人头脑不清晰,这条应该放在第一才是。

    “谋大逆,毁宗灭陵,伤国之根本,其心狠毒,不啻虎狼,千刀万剐亦不足赎其恶罪……”

    “啧,”这里问题就大了,竞日孤鸣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似讽非讽,元邪皇的“大功”何时竟也由他担待了?

    “史君子以为?”

    史艳文神色不变,“属十恶,乃不赦之罪。”

    的确是千刀万剐也难辞其咎,如果都无虚假的话。

    “恩,”竞日孤鸣似是松了口气,“难为他们了,想出这么多由头,看来……苍狼要有大动作了。”

    史艳文想了想,在正气山庄时他似乎听精忠说过,苗王意除三冗,以胜国力,看来又是党派之争这一祸源了。

    毕竟吃多了大鱼大肉,喝惯了美酒香茶,住久了高庭大院,享受着美侍成群、权力加身,任谁也不愿突然回到清居闲庭。

    这群人,苗疆蒙难时躲得倒远,如今天下太平了,反而想翻出这些陈年旧账来证证威风了。

    ……听起来精忠还挺气愤的。

    只是,竞日孤鸣还活着的消息,应该没几个人知道才对,那些人也必然守口如瓶……

    ……好像也不一定。

    比如闲的无事又消失不见的神蛊温皇。

    吴辅冷嘲,“其实那些七老八十的快入土的老官也没太大意见,但底下的从官和子女,从小享着清福,哪里就愿意重拾生产呢?”

    “听起来,你很不满?”

    “……”又是这句话,“你就没有别的要问了?”

    “目前为止,”竞日孤鸣看着他,“没有。”

    “不懂。”

    他是真的不懂,一腹的底稿才说了一半。

    史艳文倒是懂了,“我想,先生的意思是,他已经全部了解了。”

    吴辅一愣,“了解全部?”

    史艳文想了想,“应该有,十之八九吧。”

    ……

    十之八九。

    其实也没有那么多。

    “去掉真假难别,也该有十之五六。”史艳文放下茶杯,顿了顿,陡然失笑,“那孩子被吓的不轻。”

    走的时候险些闯进阵法里了。

    竞日孤鸣起身,随手将裘衣铺在榻上,道:“你又如何知晓,这不是在他意料之内呢?”

    “哈,先生说的是。”

    竞日孤鸣笑看他一眼,慢慢向外走去,“石塔孤冷,艳文以后就在这儿休息吧,待会我会叫人送火炉暖被过来。”

    史艳文唇角轻启,摸了摸裘衣,紫色细绒,轻柔结实,色泽光润,指尖划过似乎都能感到紫貂皮上的温热,像是触碰到了上等的羊脂柔荑,再名贵不过。

    “劳先生费心。”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倒是有一件事,艳文却不能忘记了。”

    “什么事?”

    木门缓缓闭合,竞日孤鸣手落在门栓上,道,“药老有言,若非必要,艳文半月内,不可妄动内力。”

    史艳文望着门口眨了两下眼睛,想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竞日孤鸣所言何意,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药老明明说的“不可长动内力”,况且只是取暖,应该也无大碍才对。

    怎么不等他回话走了呢?像是生气了似的。

    生气……

    史艳文笑笑,起身开门,由远及近,传来轻重不一的踏步声。

    两名护卫正抱着棉被等物走来,垂眉低首,是方才院外出现过的护卫,暂代了侍从一职,史艳文侧身让开,“劳烦两位了。”

    “不敢。”

    麻利的收拾好一切,侍从轻轻掩门抽身。

    暗处培养的护卫,连声音都是冷冷清清的,史艳文侧身看着明灭的火光,不像护卫,倒像杀手。

    护卫总是被动的保护主人安全,抵御伤害,损己利主,而杀手,是用来杀人的。

    他们身上的杀气,未免太重。

    还有……

    小胖子。

    从他出了竞日孤鸣的房间开始就没了踪迹,难不成是贪恋那边的温暖,留下了?

    “应该没关系吧……”

    它似乎很喜欢竞日先生。

    算了,史艳文眼皮打颤,肩甲逐渐放松下来,慢慢闭上眼睛,沉沉睡去,最后的意识一闪而过。

    反正那么小只。

    一夜无话,直至第二日正午。

    岁末的正午,日头也逐渐变短了,太阳当空半个时辰不到便移了位置,光影拉长了影子,一点一点地转了方向,照进书房,散出金红色的光晕。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格,恰巧照在书房的床头,史艳文被这光亮刺醒,模模糊糊的遮挡了视线,轻叹口气。

    都说人越老睡得越短,怎么他就一觉睡到日头快下山了呢,实在是……

    “倦怠疏懒,不合礼法啊……”

    “噗!”

    史艳文一惊,翻身坐起,正对面的书案正有一人掩嘴而笑,面前翻着一本旧书,看样子不知道来了多久,房间里还弥漫着些微的酒味。

    “……先生。”

    “早安。”竞日孤鸣笑眯眯道。

    “……昨夜谁的可好?”

    “挺好的,除了早起时被一只老鼠吓到以外。”

    “……”

    该。

    慌而不乱地查看自己有没有衣衫不整,脸布睡痕,还好,睡相好的人是不会有这些问题的。史艳文尴尬起身收拾了一切,站在门口透透气,脸上透着诡异的红色,轻声问道:“先生,何时进来的?”

    竞日孤鸣又唤回了那身厚重尊贵的织金华衣,额间宝石摧残生辉,眼含戏谑,“不久,一个时辰而已。”

    史艳文看了他一眼,语气一软,“先生合该叫醒我的。”

    竞日孤鸣气定神闲,“诶,我看艳文睡得如此之沉,想来昨日耗费体力过多,怎好擅加打扰?”

    “……”竞日孤鸣说的真诚,仿佛事实就是如此,史艳文欲言又止的回道,“那还真是多谢先生了。”

    “哪里。”竞日孤鸣将书本拿开,眼神在桌面扫过,似有墨迹露出,“我还要感谢艳文才是。”

    “感谢……什么?”

    竞日孤鸣笑而不语,拿了书悠闲自得的踱步出去,走远了才道:“先去洗漱吧,东西都放在药泉了,我在凉亭等艳文用膳。”

    史艳文奇怪的看着远去的背影,疑惑地来到桌案,待看清案上的东西却瞬间怔住了,脸上表情有一瞬间怪异。

    只是一幅画。

    画了一个睡着的人。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是那人笑的有点傻,头发被一只老鼠扯的像八爪章鱼,乱糟糟,黑色的发丝满地都是。

    他昨天有做梦吗?

    可他记得头发明明很温顺的搭在一旁……

    ……

    此刻时光静好,竞日孤鸣拿的书被搁置一旁,被打理妥当的软椅容易让人倦怠,但他却忍不下心里的雀跃,嘴角笑意不减,手下投喂着跳来跳去的小老鼠。

    忙里偷闲,原是想找本书看,他知道那人在睡觉,原本,只是想看一眼便罢。

    不知怎么就坐了那么久,还画了那样一赴画,一幅不真实的画——史艳文那样的谦谦君子,中原领袖大儒侠,一点点动静就能将之惊醒,却被一只老鼠扯了头发还不自知。

    果然身体的警觉性已大不如前了吗?虽有些担忧,但竞日孤鸣又忍不住直笑。

    那人睡着的样子,不负其名。

    恩……还有些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