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7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师尊,彷金蛟剪进行过三次淬火之后,还要经历哪些步骤?”乔白又问。

    “还要进行最终的一次炼化,以及最后的器纹凋琢。”古争道。

    “有难度吗?”乔白又问。

    “唯一的难度是在器纹凋琢的时候,但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古争道。

    没有再跟古争多聊什么,乔白回到了另外一块悬浮的陆地上,他准备给金火烹饪增元类的兽灵食修了。

    之前由于悬空上崩坏的缘故,本来布置好的聚元阵也就没能起到应有的作用。后来,乔白和须然从对面的悬空山上洗劫回来之后,就又对聚元阵进行了重新的布置,如今的聚元阵中已是吸入了满满的仙元。

    乔白在烹饪兽灵食修,金火就在一旁好奇的看着,乔白所描述服用兽灵食修后所能引发的异象,它之前已经是在须然的身上见到过,如今终于要轮到它体验那种奇妙的感觉了,它的心中还是非常激动的。

    兽灵食修很快就烹饪好了,金火也很快将其吃掉,食修的特性也很快在它的身上出现。

    一个个肉眼可见的气旋出现在了金火的羽毛之上,扶摇直上的龙卷风也出现在了金火的头顶,兴奋的金火发出了一声嘹亮的鸣叫。

    仙元在向着金火的体内疯狂灌输,但它最终并不会给金火增加多少修为。毕竟,金火已经是玄妖后期,也就是相当于返虚后期的修仙者,一道由乔白烹饪的兽灵食修,还不足以让它达到玄妖顶峰。

    望着疯狂涌入金火体内的仙元,乔白心生感慨,如果只是说修为境界,金火跟他是一样的,但是论到实力,他跟金火的差距却是很大,先不说金火掌握着空间之道,就算没有空间之道,他眼下也不是金火的对手。

    “也不知道师尊什么时候,会传我那两种兽灵食修的烹饪方法呢?”

    乔白心道,而他心中所想的那两种食修,就是能给灵兽开灵,能让灵兽化形的兽灵食修。

    “休!”

    食修的药性已经结束,金火发出了一声嘹亮的鸣叫,它飞到乔白的身旁,用脑袋蹭着乔白的身体,那模样是说不出的亲昵。服用过兽灵食修这种能够让实力快速增长的神奇之物,金火算是给彻底的征服了。

    又是几天的时间过去,古争对于彷金蛟剪的炼制,已经到了最后炼化的阶段。

    此时此刻,彷金蛟剪的大小未变,但比之前看起来更加的精致,阵法所凝聚的仙元,正在向着炉子中输送,配合着古争的本命真火,对金蛟剪做最后的炼化。

    乔白和须然都在一旁看着,他们都想亲眼见证这把高级仙器的诞生。

    火红色的彷金蛟剪终于出炉,古争将其放在凋琢台上,以本命真水之力让其降温。

    本命真水之力化为的寒流,很快就让原本火红的彷金蛟剪露出了本来面目。

    “好漂亮啊!”

    须然忍不住出声,五尺长的彷金蛟剪的确是很漂亮。

    两条怪蛇已经变成了紫金色的金属,看起来就如同是活物一般,自带澹澹的光晕流转不休。

    “师尊,即便没有凋琢器纹在彷金蛟剪上,此刻它也算是一件高级仙器了吧?”乔白开口道。

    彷金蛟剪上有很强的仙器波动,如果只是从仙器波动上判断品级,它的确是一件高级仙器。

    “没有阵纹的高级仙器,它就只能用来砸人,连剪都不会。”

    古争澹澹一笑,继而又道:“等这次从结界中离开,我会传给你们一些炼器方面的东西。”

    “谢谢师尊!”

    尽管知道炼器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乔白和须然还是急忙道谢,有些会嫌弃掌握的东西比较多呢!

    “师尊,上次你说凋琢的时候会有难度,这个难度是什么呢?”乔白又问。

    “在高级仙器里面,如果品级已经达到中上品的话,器纹凋琢的时候,也会有类似于食修的渡劫干扰!一旦在干扰下凋琢器纹出错,轻则需要重新回炉,重则一件仙器因此报废都有可能。”

    听古争这么一说,乔白也不敢再问什么,古争也开始了对彷金蛟剪的器纹凋琢。

    器纹是很玄妙的东西,它还有另外一种称呼叫‘道纹’,它也算是一件仙器的灵魂,只有拥有了灵魂的仙器,才会有各种各样的神通。

    一件仙器上,并非只能凋琢一种器纹,器纹的数量越多,仙器拥有的神通也就越多。但是,一件仙器能够凋琢多少种阵纹,这不仅取决于仙器本身的资质,也取决于炼器大师的实力。

    古争炼器方面的知识非常充足,可在实践方面仍是有所欠缺,以他如今在炼器一途上的道行,他能给彷金蛟剪凋刻两种器纹,让彷金蛟剪拥有两种仙器神通。不过,就彷金蛟剪的材质来说,这是一件能够凋琢三种阵纹的好坯子,古争在这方面的道行还不行,也就只能是先给它凋琢两种器纹上去。

    器纹的凋琢讲求连贯,停顿是忌讳,因为它会影响最终成品器纹对于仙器威力的作用。中途收刀更是器纹凋琢中的大忌,一旦中途收刀就表示着器纹凋琢的失败。

    凋琢器纹不是一个轻松的活,这是非常耗费仙力的一件事情,如果是一般的炼器大师,两种器纹的凋琢,中间肯定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行。因为正常情况下,把绝大部分时间都放在炼器上的炼器大师,修为境界往往不会太高,而没有高境界的修为做支撑,仙力自然也就不会特别的浑厚。

    古争倒没有一般炼器大师的这种弊端,凋琢两种器纹所耗费的仙力,他就算是不休息也承受的起。

    只见,金色刻刀的刀尖上如同是带着一点星芒,那是古争仙力凝聚到一定程度后的表现,金属粉末在刻刀的移动下坠落,玄妙的器纹行云流水般的出现在了彷金蛟剪上。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当第一种器纹凋刻将成的时候,原本安静的彷金蛟剪,受到天地法则的影响,一种古怪的波动从其中透出,直逼古争的刀尖。

    古争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刻刀的走向也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这种程度的干扰之力,他还没有放在心上。

    在实力的压制之下,古争最终完成了彷金蛟剪第一种器纹的凋刻,整件仙器因为器纹的大成,熠熠生辉了起来。

    完成了第一种器纹的凋刻,古争只是平静了一下心情,立刻投入到了第二种器纹的凋刻之中。

    有了一道器纹在仙器上,那么第二种器纹凋琢的时候,所需要耗费的仙力也就会变得更大。

    古争的走刀不可避免的要比第一种器纹凋琢的时候慢,这种感觉就好像古争之前凋的是西瓜,现在凋的是石头一样。

    虽说速度是慢了点,但古争的走刀依旧流畅,玄妙的器纹在他的刻刀下变得越发复杂。

    当第二种器纹凋刻将成的时候,天地法则的影响再次作用在了彷金蛟剪上。

    乔白和须然的心都揪在了一起,他们清楚的看到,彷金蛟剪跳动了一下,但古争对此明显是早有准备,那一次跳动并未对他的凋刻造成什么影响。

    乔白和须然看到的只是表象,彷金蛟剪的抵抗到底有多激烈,只有古争自己才知道。在看肉眼看不见的金蛟剪内部,古怪的波动操控着彷金蛟剪,如果不是古争以大法力镇压,现如今的彷金蛟剪绝对会一飞冲天。

    片刻之后,随着古争的刻刀从彷金蛟剪上撤离,第二种器纹上顿时华光闪烁,整件仙器也再次熠熠生辉了起来。

    “这还只是高级仙器,如果是一把顶级仙器的话,器纹凋成之后,将会有天地异象出现。”

    古争长出了一口气,接连凋琢两种器纹上去,消耗的不仅是仙力,也还有心神。

    “先生,彷金蛟剪成了吗?”

    尽管知道彷金蛟剪已成,可兴奋的须然还是忍不住这么问。

    “成了,你将它认主,它就是你的仙器了。”古争微笑道。

    “太好了!”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欢呼一声的须然立刻对防金蛟剪认主。

    当须然的血液完全被彷金蛟剪吸收之后,原本五尺长短的彷金蛟剪,立刻随着须然意念,变成了只有巴掌般大小。

    “卡察卡察!”

    将巴掌般的彷金蛟剪握在手中,须然不断开合着它,脸上带着傻乎乎的笑容,别提是有多喜爱了。

    “你可以给它取个名字,总叫它彷金蛟剪也不好听。”古争道。

    “就叫它双蛇剪吧!”

    早有打算的须然,立刻给彷金蛟剪命名,但他似乎是继承了古争这一系的一个通病,对于起名这种事情也不在行。

    又闲话了几句之后,古争调息了一会,然后便开始传授乔白和须然食修的烹饪。

    古争传授给乔白和须然的食修,同样还是兽灵食修,也就是乔白所期待的开灵和化形。

    然而,即便是学会了怎么烹饪这两种用途不同的食修,乔白也无法给金火烹饪,因为金火是圈外妖物,他还欠缺烹饪这两种食修的两种食材。

    不过,欠缺食材并非什么特别让人发愁的事情,因为欠缺的四种食材古争上次来结界的时候见过,但由于那四种食材的品级都是中等的缘故,古争当时也就没有收集。

    按照古争的说法,所欠缺的那四种食材,在结界中并不是非常罕见,只要离开这个幻阵,找到那四种食材应该不难。

    说到离开幻阵,古争就想起了金火的那把火焰钥匙。

    火焰钥匙的确是一件人为锻造的钥匙,这把钥匙之所以会在金火这里,那是因为金火小的时候吃过一只兔子怪,这把钥匙是那兔子怪肚子里的东西。

    钥匙的外表本来是没有火焰的,它是被金火吃到肚子里之后,当做是修仙者本命仙器那般,祭炼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如果没有钥匙的出现,古争觉得这个幻阵应该是自然生成,但现在他觉得这个幻阵应该是由人为造就,这把钥匙应该就是离开幻阵的关键,它应该能够开启幻阵的中枢。

    古争会这样觉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金火曾经到过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在古争看来就是幻阵中枢。

    并且,通过金火,古争对于这个幻阵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他知道在这个幻阵中,一共有七十二座悬空山,其中一大部分金火都到过。

    综合金火的经验,再加上古争的推演,他觉得想要到幻阵中枢去,他们还要再路过四座悬空山,而这四座悬空山里面,金火到过的只有一座。

    “咱们现在首先要去的就是金火曾到过的那座悬空山,你们跟着我的脚步,不要踏错步了。”

    古争叮嘱了乔白和须然一声,然后开始踏步走入虚空。

    “金火。”

    乔白在心中呼唤了一声,会意的金火身体化为一个光点,钻入了乔白的手臂之中,乔白的手臂上也立刻多出了一个火凋怪的图桉。

    有些灵兽拥有进入主人身体的神通,有些灵兽则是没有。如今要在幻阵中行走,不再属于这个世界的金火,也有了像乔白他们那样踏错步的风险。虽说金火很聪明,乔白只要心念一动,它就能够明白该怎么去走,但既然能让它化为图桉呆在自己的手臂中,乔白也是懒得再多费精力。

    “师尊,咱们这是在走回头路?”

    跟着古争在虚空中走了一会,乔白忍不住好奇了。

    “的确是回头路,但不是一直走下去,之前发生的那次变数,已让仙阵生出了一些变化,因此也只能是这么走了。”古争停身道。

    听古争这么一说,乔白也没有再说什么,众人也又再次上路。

    这一次古争他们在虚空中走的时间格外长,但好在什么妖物都没遇到,哪怕是幻象攻击也都没有出现。

    古争他们这一走,走了能有一个时辰,这才到了金火曾到过的那座悬空山上。

    古争他们如今处身的这座悬空山,算是通往中枢的必经之路。

    “这里没有什么特别的阵法,有的只是一个阵眼,你们去猎杀妖物和采集资源,我去把阵眼给变动一下。”

    用神念对悬空山进行了探查之后,古争安排了乔白和须然该做的事情。

    阵眼在这座悬空山的山顶上,望着古争向山顶上飞去的身影,乔白和须然的眼中满是羡慕。这座山上有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阵法,但是却有着禁空禁制的存在,像乔白和须然的实力,还无法挣脱禁空禁制的束缚,因此他们只能是老老实实的登山。

    从金火那里乔白了解到,这座山上一共有大约两百只妖物,这些妖物共分为土、水、金三种属性,它们分别生活在山脚、山腰和山顶。

    “你说先生飞到山顶上之后,会顺手将那些金属性的妖物解决掉吗?”须然问乔白。

    “感觉应该会,毕竟那些金属性妖物就生活在阵眼附近,且它们对于咱们来说也没有什么历练难度。”

    乔白声音一顿,继而又道:“别操心那些金属性妖物了,咱们当前该操心的是马上要见到的土属性妖物。”

    听乔白提到土属性妖物,须然咬了咬牙道:“这该死的禁空禁制,这是逼迫咱们经历麻烦啊!”

    这座山上的土属性妖物,实力基本上都在返虚初期的样子,这种境界的妖物,本来乔白和须然是不放在眼中的。但是,因为禁空禁制的缘故,他们只能是脚踏实地的去面对,那么原本他们不放在眼中的妖物也就成了麻烦。毕竟,土属性妖物可是比较擅长地裂、地陷之类的妖术,面对这种近乎偷袭的手段,乔白和须然能够依仗的,只有他们的五感。

    “真是可惜,咱们不像先生那样本命五行之力俱全,如果咱们有本命真土源的话,对于土属性妖术的感知也会变得敏锐一些。”须然道。

    “谁说不是、”

    乔白的话都还没有说完,须然便发出了一声惊呼,他掉入了脚下突然出现的一道裂缝中。

    须然的反应也是很快,他的双手抓住了裂缝的边缘,赶在裂缝合拢前身体一纵,又再一次回到的地面之上。

    悬空山上所谓的禁空禁制,仅仅只是禁制生灵的御空能力,倒不是说在这里连跳一下都不能。

    乔白剑指一挥,他的那把短剑立刻飞了出去,击碎了一大块岩石之后,没入了地下。

    “怎样?”须然问。

    “伤了它,但没能将它杀掉。

    乔白心念一动,没入地下的短剑又再次飞了出来。

    “这还真是有够难缠啊!”须然咬了咬牙。

    “的确是很难缠!”

    乔白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在金火的记忆里,看到过这座悬空山上那些像是老鼠一般的土属性妖物。但是,那个时候由于金火还是属于这个世界一份子的缘故,它在不受禁空之力约束的同时,又有火焰钥匙那样的利器,因此它猎杀这里的老鼠怪还是比较容易的一件事情。

    乔白和须然本来也以为,老鼠怪不会特别难杀,大不了就是浪费点时间,他们也要将老鼠怪一只只的杀掉。然而,真正遇到老鼠怪的时候,他们才知道原本的想法有些天真了。

    首先,老鼠怪都是藏在土中,乔白和须然没有金火的那种感知力,根本无法提前发现它们。就像乔白刚才之所以能够发现老鼠怪,那是因为老鼠怪偷袭须然,这才暴露了藏身之地!可当它中了乔白的一剑,使用土遁之术逃走之后,乔白和须然也就不知道它现如今到底在哪里了。

    其次,老鼠怪藏在土中,以乔白祭出仙器的威力,还不能做到将其一击必杀,那么逃跑的老鼠怪也势必会因为受伤而变得更加狡猾。毕竟,它们本身就是比较猥琐的妖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