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 99100 章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于掠影卫来说,除名是一件大事。所以,天乾把所有在狱天宗的掠影们都召集到了一起。

    他用复杂万分的目光望着站在下方看着他,什么都不知道的葵卯。他一直觉得葵卯的性格和脾气都很好,非常适合被培养成为干部,甚至最后继任总领也没有问题。

    一想到他就要被除名,天乾就有点不舍。但是,尊上说得非常的有道理,又加上他的命令,天乾不得不照办。

    就是不知道尊上打算之后怎么安排葵卯,让他做一个普通的宗门弟子有点可惜啊……

    掠影们有点奇怪,往常天乾都是有事说事,像是这样沉默很是少见,于是场内的气氛不由得沉重肃穆起来。

    天乾一时想得有点远,等他收起那点惆怅之后,发现所有的人都神情紧绷的看着他。

    天乾不由自主的一笑:“好了,都放松。今天召集大家来集会,并不是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而是一件值得庆贺,值得所有掠影卫高兴的事情。”

    掠影们这次精神一松,表情不那么严肃了。一听是好事,掠影们用微微期待的目光看着天乾。

    天乾的表情严肃了一点,对着葵卯说道:“葵卯,上前一步。”

    葵卯有点意外,他迈动步子,几步走到前方,站在所有掠影卫的前方。

    天乾站在前方用法术扩大声音,略带激动地说:

    “掠影卫葵卯,功绩出众,人品出色。在任期间一直以很高的效率完成业绩,受到大部分同僚和上司的赞赏。他对宗门及尊上忠心可嘉,多次立下汗马功劳,并曾经得到过一次嘉奖。这次他在随同尊上外出期间,英勇救主,虽然损毁了魔种,但是却保护了尊上的性命。尊上对他非常的看重和欣赏,特赐下复生丹,改善他的体质,让他从一个凡修,真正的获得了修行天赋,从此踏上修真一道!如此喜事,所有掠影卫与有荣焉,共同为葵卯庆贺吧!”

    改善体质,修行天赋,修真!

    这些关键词汇的出现,顿时引得所有的掠影卫心情激动起来,他们用震惊,喜悦,热切的眼光注视着葵卯的背影。

    掠影卫的纪律非常的好,除了用眼光和表情表达他们的激动心情之外,并没有一个人出声或者是移动。

    只是只有这些目光,却也还是让葵卯觉得背上火烫,像是要被这些同僚们盯出一个大洞来。

    他没有想过,天乾竟然会用这么公开的方式把这件事情说出来,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葵卯并不擅长说话,只是抬眼看着天乾,动了动嘴唇,说了一句:“这都是属下应当做的,能得到尊上的看重,属下深感惶恐和感激。”

    是的,直到现在每每想起祁弑非对他的心思,葵卯就有一种做梦般地不真实感,时常感受到惶恐和感激。

    天乾点了下头:“立了功就应该得到相应的奖赏,这不仅是给葵卯的奖赏,也是同样给掠影卫的奖赏!从今往后,复生丹将加入到功勋兑换当中,对它感兴趣的人,之后可以去查看详细的情况。”

    这一下,犹如一颗水滴落入到油锅当中,顿时引起一阵轩然,就连掠影卫的纪律性都忍不住骚动了起来。

    天乾没有动怒,他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心中的震动也不比这些手下们轻。他不得不大声的喊了两声“安静!”,掠影卫们这才重新让场内恢复安静。

    天乾把目光转向站立的好像一根标枪一样挺|拔的青年,他走上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作为奖赏的一部分,从现在起,你不再是掠影卫了。”

    什么?!葵卯错愕不已的瞪大了乌黑的双眼,他微微的张开嘴巴,不敢相信他听到的。

    茂辰站在小头目那一排当中,这会儿也惊讶的睁大眼睛。确定这是奖励,不是处罚吗?!

    天乾肯定的点了点头:“这是尊上所做的决定。既然你已经是修真者了,不再具备装备魔种的必要,也就不能再担任掠影卫。尊上想来会有其他的安排。”

    他转头看向其他的掠影们,见他们也很意外,就说:“获得复生丹转换体制之后的例子,将比照此次,离开掠影,转作宗门弟子,按照境界进行重新分配。”

    惊讶之后,掠影们虽然意外,却也在情理之中。他们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葵卯,刚才还觉得他幸运无比的人们这会儿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们的心情了。

    掠影们都是孤儿,甚至他们只有代号而没有姓名,被剥夺了掠影的身份之后,他们就是一个毫无根底的飘萍,无所归处。

    没有归处的可怕空茫感,让复生丹的出现引发的热度都降低了些。

    掠影们散去之后,天乾把葵卯留了下来,他对他说:“虽然你不再是掠影,但是你的代号却会为你保留下来。葵卯将从代号当中移除,你的事迹也会铭记下来作为教导后辈们的案例。”

    葵卯心里空落落地,他茫然的看着天乾,声音低落的说:“谢谢……”

    他不再是掠影,就不能再用代号做名字,虽然天乾好心为他保留了代号,不会再有新的葵卯出现,可是青年的心中很不好受。

    失去掠影,就不再有资格用这个代号。被除名之后,葵卯内心被一股巨大的不知所措所充斥。

    天乾最是知道这些掠影的内心,他拿起一个玉简,把他递给葵卯:“这里边记录的是你的出生地,还有你的姓名和大概的身世。”

    作为机密机构,选拔孤儿做培养的时候,自然会把他们调查的一清二楚。所以,并不像葵卯所以为的那样,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

    葵卯目光闪了一下,他低头看着玉简。

    天乾也看着那个玉简,他轻轻的说:“你如果愿意,可以放弃代号,用你真正的名字,我记得叫做阿悦。”

    阿悦。

    猛地听到这个名字,葵卯的记忆像是被唤醒了一样,好像想起点什么。

    葵卯握紧了玉简,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小旁峰。他一步一回头,心中满是不舍,以后他再也不能来这里了吧?

    茂辰手里拿着这段时间积攒的月例,看着葵卯的背影,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抬脚想要往自己原先居住的地方走去。

    一个人面色不善的站在他的跟前,茂辰眉心蹙了一下,无视拉着脸的贺鹤,从他旁边走过去。

    “站住!”贺鹤低喊。

    茂辰不知道他又怎么了,他不耐烦的转头。现在他的心里因为葵卯被除名的事情有一种感同身受的低落,只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贺鹤双手紧握着拳,隐含着怒气对着茂辰声音低沉的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那个掠影卫?!”

    茂辰不耐烦的脸一僵,他眨眨眼,这才明悟,大概贺鹤之前是偷偷跟在他的身后,看到了所有的事情。

    贺鹤是大乘境的修士,他想要隐藏行踪,他们这些精通隐匿身法的暗探们也没有办法发现。

    茂辰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都知道了。”

    贺鹤气息粗重了一下,他重重的点了点头。

    茂辰也跟着点了一下头,他是一个凡修,这个身份只会造成跟他共享生命的贺鹤寿元减半。他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等到有一点贺鹤知道的时候,面对他的怒火。

    茂辰告诉自己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这都是他应该承受的,他闭了闭眼:“你有什么想要说的都说吧。”

    过了一会儿,他没有等到贺鹤的指责和怒火,却被一个人扑过来紧紧的拥抱住。

    茂辰惊讶的睁开眼,贺鹤抱着他,看起来好像比他还要难受。

    “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你不能修真,你真可怜……”贺鹤俊俏的小白脸上,两只桃花眼湿润了,他充满同情的看着茂辰,就想看着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茂辰先是脑袋一片空白,等到他明白贺鹤在说什么,顿时哭笑不得。

    这都什么跟什么?!不过,毋庸置疑的是,贺鹤没有生气他让他寿元减半的事情,这让茂辰的心情一松。

    他扬起嘴角,抬手在贺鹤的后脑勺上拍了一下:“你才可怜!我不知道比这世间上那些终身不能修真的人幸运多少倍,至少我有魔种,它让我有着归元境修士的修为。”

    贺鹤松开茂辰,他拧着眉毛:“那怎么能一样,外物始终是外物,比不得自身的势力。”

    他双手按在茂辰的肩膀上,眼睛亮亮的说:“你放心!我一定会弄到那个什么复生丹,让你跟葵卯一样也能修真!”

    茂辰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喉结滑动了一下,嗓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哽住了。

    他勉强扯动了一下唇角,忍着涌上眼睛的热意,声音有点不稳的说:“那可不容易,需要兑换的功勋很多。”

    贺鹤严肃的跟他对视了半晌,他歪了歪头,说:“对了诶,你们这个掠影是干啥的?功勋怎么挣?”

    茂辰心里的感动和沉重一下子让贺鹤的话给弄散了,他翻了贺鹤一眼,没好气的说:“你都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就敢夸下海口?!”

    贺鹤腆着脸,嬉皮笑脸的说:“这有什么要紧,大不了我去磨磨祁弑非……啊不,尊上,让他给我一颗。”

    茂辰挣开他的手,向着自己之前住的地方走去,他觉得贺鹤是在异想天开,尊上才不可能因为恳求而真的赐给他。

    更有可能的是,把贺鹤使唤的团团转。

    第100章

    葵卯漫无目的的走了一会儿不知不觉的竟然走到了起岸堂。

    他虽然是无意识的走过来,但是他现在身上的气息,还有穿着一看就是一个高阶修士。所以来往在起岸堂周围的杂役都绕着走,态度也是放得很低,生怕触怒了他。

    葵卯飘散到不知道哪里去的心思收拢了起来,他抬脚打算回到九极峰,想要去以前居住的地方看一下还有没有之前突然离开遗留下来的东西。

    葵卯面无表情的转身,迎面走过来三四个人。打头的那个走路的姿势很有自信,一看就是这些人当中被当中中心的那一个。

    葵卯顿了一下,随后毫不停留的离开了。

    那伙人当中的那个愣了一下,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

    “怎么不走了?”他的同伴不解的回头看他。

    那个人是吴河,起岸堂的包打听,消息最为灵通的一个小人物。

    吴河摸摸下巴,很疑惑的说:“你们看刚才那个人是不是很眼熟?”

    他身边围绕的小弟摇头说:“没见过这位修士。看他的气机,修为应该至少凝魂境以上。”这人的眼光很毒辣,虽然他自己只是一个炼体境的凡修,却有着一眼看过去,大概估算出修真者修为的眼光。算是吴河很看重的一个小弟。

    “凝魂境吗?”吴河挠了一下下巴,他困惑的说:“你对这个人的长相真的没有印象?”

    小弟十分肯定的摇头:“没见过!肯定是个生面孔,说不定是新来投靠我们宗门的。”

    吴河跟其他几个有着各种特殊才能的小弟们一样,他对于见过的人几乎是过目不忘的。并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气质改变就认不出来了。

    “我怎么觉得他那么像赵三满呢?!”吴河嘀咕了一声。

    那小弟想了一会儿才想起赵三满是哪一个:“他?像吗?我觉得不像啊。”

    吴河身边来往的新人和想要依附他的人很多,他也不是人人都印象深刻。唯独这个赵三满,好几年过去了,他仍然还能记得他的样貌。

    他记得他很沉默,总是默不作声的把吩咐给他的工作完成的很好。虽然他很木讷,但是他的存在感并不弱,总是能够让人感受他在认真倾听。

    别看吴河好像很容易跟他攀上关系打上交道,但是想要真正让他真心结交的却并不多。这从他身边仍然是那几个小弟就能够看得出来。

    如果赵三满没有被调走,他想赵三满一定能够在他身边找到一个位置。狱天宗很大,赵三满被调走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那小弟拍了一下他的胳膊:“说不定就是碰巧长得像而已。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完全不相干的两个人长得跟一个爹妈生的兄弟一样。”

    吴河摇了摇头,拍了一下脑袋:“也是,大概真是巧合吧。”随后他就把这个事情抛到了脑后,跟他的同伴们向着食堂走了过去。

    葵卯等他们完全走掉,才解除隐身。还好吴河放弃了怀疑,要不然他只能把他灭口了。毕竟赵三满算是他在掠影的时候表层身份,今后他不能再和那个身份扯上关系。

    他叹了口气,觉得有点纠结。

    葵卯闷闷不乐的回到九极峰,等他回来的祁弑非看他这样收起唇边的微笑,蹙着眉毛问他:“出什么事情了?”

    葵卯抬头看着祁弑非,他沉默的摇摇头,可是眉头却难受的皱着,顿时让魔尊大人心里一揪。

    他走过去把青年抱在怀里,华丽冷冽的声线柔和的在他耳边说:“有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吗?嗯?”

    那一个轻轻的鼻音,顿时然后葵卯整个脑子都晕了,他稀里糊涂的就都把事情给说了。

    葵卯垂头丧气的说:“我以后不是掠影了,也不能被叫做葵卯。今后我没有名字了,我是一个没有名字,没有身份的人。”

    祁弑非绝没有想到葵卯被除去掠影的身份能沮丧低落成这个样子。

    祁弑非跟之前的宗主葛元柏一样,对掠影卫并不看重,他们更重视的是浮光这个对外震慑其他门派的杀手组织。而掠影们这些暗探刺客,大概是因为他们完整的运作体系,总是在暗中来来去去,把危机扼杀在摇篮中,就显得不那么突出了。

    因为没有什么引起波澜的大事件,这个总是默默做事的组织在宗主的眼中就不如浮光那么显眼引人注意。

    祁弑非其实是在葵卯第一次在他神念当中杀掉钉子的时候,才算是开始注意到这个组织。

    祁弑非对掠影的了解并没有深入到他的内部情况,所以就不知道被除名之后,要不是天乾的特许,青年的“葵卯”这个代号就要被别人取代了!

    天乾干的好!祁弑非默默的在心中给总领大人记了一笔功劳。

    他安慰的摸摸葵卯的脑袋,拥着他坐到自己的御座上。也亏得现在葵卯心神不属,要不然被祁弑非按着坐在这个象征着狱天宗最高掌权者的位置上,他非要跳起来不肯。

    他声音低柔的说:“你怎么会是没有身份,没有名字的人呢?你就是葵卯。这两个字就足够说明你的过去的经历和成绩。”葵卯还是沉默,祁弑非只好又说:“天乾不是说了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人用这个名字,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也不怪祁弑非不能理解,他跟葵卯两个人的成长经历完全不一样,没有办法理解掠影卫的存在在葵卯的成长当中起了多么大的作用,在他的心中掠影卫就是他的根基,他的出处。他现在的感觉就跟被扫地出门,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犬一样仓皇。

    虽然天乾对他说了他的家乡在哪里,曾经他的名字叫做什么,可是那太陌生了,甚至葵卯还因为陌生而产生一种排斥感。

    祁弑非劝解了葵卯半天,葵卯也不想在尊上跟前一直这样,但是他强打精神的样子,看的祁弑非更加的心疼。

    见他的心情怎么也没法好转,魔尊大人贴心的用别的方法去安慰他。

    他凑过去轻轻的亲吻葵卯的眼皮,葵卯不得不闭上眼睛。他乖乖的仰着脸,祁弑非顺着他脸蛋亲下来就含住了他的唇瓣。祁弑非的舌尖温柔的探进去,缠着葵卯的舌一直吮吻。

    原本这一开始真的只是特别单纯的安慰,但是葵卯心情正是需要抚慰的时候,就显得格外痴缠,也格外的热情。这顿时让祁弑非控制不住的身心的变化。

    尽管一直都有所期待,但是这个时机真的到来了,却让魔尊大人有一点点的犹豫,有点趁人之危的嫌疑。

    两人的唇舌分开之后,葵卯头靠在他的胳膊上,眼神望着他的样子,顿时让他把那点小小的犹豫抛到脑后。

    祁弑非挥动了一下衣袖,顿时设下了禁制,就算是周壁前来也不可能打破闯进来。

    他把葵卯拉到自己的身上,俩人顺势躺倒,祁弑非就翻身压在了葵卯的身上。这会儿就显现出来他喜欢宽大家具的好处来了,宽大的御座让两个人躺在上边完全没有问题。

    只是手指轻轻勾动,葵卯身上的衣服就轻松的被魔尊大人打开。

    俩人的身体贴在一起,皮肤之间温暖又带着点痒意,很顺滑。祁弑非厚实的胸膛挤压着葵卯的胸口,他胸口的肌肉弹性十足,让祁弑非很享受跟他紧紧靠在一起的感受。

    热烈而缠绵的不断亲吻着,彼此的炙热的呼吸交错在一起。

    因为疼痛,葵卯忍不住扬起脖颈压抑不住的呻|吟了一声,那声音让祁弑非不由自主的战栗了一下,差点就控制不住腰上的力量,一下冲到底。

    双手撑在葵卯的身边,祁弑非探过身,用牙齿轻咬葵卯的喉结,让葵卯小小的惊喘了一下。

    祁弑非弯了一下唇瓣,继续缓慢的深入。试探的探到了尽头,俩人都为这样的深度而叹息一声。

    等葵卯适应了一会儿之后,他放松了浑身紧绷的肌肉,祁弑非这才撑起他的腿弯,开始动了起来。

    随着俩人纠缠在一起的身体不断的动作,散落的衣物被不停地从御座上蹬下去。丝织的衣物非常顺滑的沿着御座下的台阶流淌下去,铺撒了一地。

    主厅里边的气温逐渐升高,伴随着各种慢慢变大地、暧昧地声音交织在一起。这些都被祁弑非用法术禁闭在这个房间里,丝毫的没有泄露到外边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