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 9495 章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祁弑非一连串的安排下,飞枭很自然的对葵卯产生了好感,对他亲近起来。

    虽然是他驯服了这只灵兽,可是飞枭对他只有敬畏,畏畏缩缩的。面对葵卯的时候就显得活泼很多,它甚至愿意让葵卯靠近它肚皮底下的蛋。

    祁弑非对此并不在意,只要葵卯开心就好。

    “为它起一个名字吧。”

    葵卯正蹲在地上,手摸着温温的蛋壳,脑袋顶上就传来了魔尊大人的声音。

    葵卯抬起头,祁弑非垂眼看着他,琥珀色的眼睛很专注。葵卯耳朵一热,他移开眼神看着飞枭胸口灰白色的羽毛。

    他想了一下,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名字:“它飞的那么快,不如就叫望尘吧?”

    “望尘不及。”祁弑非点点头,说:“不错。”

    葵卯抿着唇高兴的弯起唇角,他摸了摸飞枭柔软的肚子,问:“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祁弑非看了一眼蹲在蛋上一动不动的飞枭,它压根就没有意识到有了新名字,只是专注着孵蛋大业。

    魔尊大人不着痕迹的抽了一下嘴角,他淡淡的说:“等望尘孵出幼崽再离开这里。贺鹤足够引起一番混乱,那些道修不会再回到这片地方。”

    两枚飞枭的蛋成功的将所有人的理智都焚烧殆尽,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这其中有什么阴谋,只是觉得这蛋不知道是藏在哪方人马的手中。时不时的有传言某某派拿到了飞枭蛋,立刻不分青红皂白就抢夺起来。

    在这个时候,谁也不会讲究礼义廉耻,反正对方也不定是从哪个人的手中抢来的,他们抢走又有什么关系呢?

    贺鹤这一辈子以来,第一次有一种撑着了的感觉。凝魂境的神魂几乎被他一网打尽,凝实的魂力满满地要把他的紫府都撑爆。

    贺鹤铁青着脸,一脸的大事不妙,茂辰还以为他是走火入魔了。

    “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贺鹤艰难的走了两步,气若游丝的说:“我、我得找个地方消化一下——”

    茂辰让他弄的哭笑不得,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之后,茂辰上去搂住贺鹤劲瘦的腰,带着他飞起来。

    “慢点、慢点!慢一点啊啊啊——”贺鹤没出息的惨叫一声,涌动的魂力几乎要顺着他的口腔喷薄出来。

    好不容易吞噬了满满的魂力,贺鹤可不愿意损失一点点。

    茂辰没好气的说:“闭上你的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闭关!”

    祁弑非早就有所指示,如果贺鹤要突破,就让他去飞枭原来的老巢。飞枭才刚刚揍遍周围的邻居,鸟巢附近最是安全不过。

    茂辰把贺鹤带到望尘的巢穴里,巨大的鸟窝建筑在平台上。这个地方很通风,日照不错。巢穴里边因为有风时时吹过,并没有什么异味,巢底因为要放置鸟蛋,铺着很多柔软的干草。

    贺鹤就落坐在干草上,直接盘膝打坐,开始入定。茂辰没有走开,他站在鸟巢的上方,怔怔的看着贺鹤闭着眼睛显得很平静的脸。

    等他再突破就是大乘境了。一个大乘境的修真者,竟然跟他要一生的绑在一起。

    无论怎么想,茂辰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揉了揉脸,捂住自己脸上的不可思议。

    而贺鹤这个时候可不知道茂辰的复杂心思,他脸上眉毛挑起,眼白露出,眼皮微微外翻,做出了一个极其古怪的神情。让茂辰看的一脸黑线。

    无论他是不是大乘境,他仍然是那个二了吧唧的贺鹤没错!

    贺鹤真是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了出来,也不怪他表情变成那个样子。

    那桎梏他很多年的壁垒终于在凝实又澎湃地魂力冲击下摇摇欲坠,他正在做最后的努力。都说厚积薄发,他都这么厚了再不让他突破也太说不过去了啊!

    在紫府意识海当中怒吼一声,贺鹤奋力的脸都狰狞了起来。当然那是他自己以为,实际上茂辰看到的就是那样的一张怪脸。

    ……这么说起来,闭关的时候修士们都喜欢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一个地方,也不是没有道理地。

    望尘的蛋终于破壳的那一天,远远的它原先所在的山峰突然一阵风云急速变幻,电闪雷鸣过后,一股浩瀚强大,不可匹敌的力量直上云霄冲破了天空当中的云层,让一道阳光斜斜的照射下来。

    “他突破了。”祁弑非负手站在葵卯的身边,扭头望着那个方向。

    “这下魔修终于有两个魔尊了。”葵卯高兴的露出一个微笑。

    祁弑非扭过来看他,内心有点点的不爽的说:“真讨厌今后要跟贺鹤的名字被一起提及。”要不是为了即将到来的战争,他才不愿培养贺鹤,他宁愿那个和他并称的强者是葵卯。

    对于魔尊大人这种奇怪的独占欲表现,葵卯难以理解。

    他稍稍的收起笑容,困惑的看着尊上。祁弑非独自忧郁的叹息一口气,抬手揉了下他的脑袋:“走吧。”

    葵卯点了下头,弯腰把两个刚刚出壳就显得过分强壮的幼鸟抱在怀里,和祁弑非一起踏上望尘的背部。

    “叽叽——”两个小家伙浑身褐色的绒毛,要等到它们长大一些才会像它们的母亲。因为是最初张眼就看见的,所以幼鸟们毫不认生地冲着葵卯张着嘴巴,向他讨要食物。

    葵卯发愁,随后他想起他还有很多旗王鱼的肉,这些肉又鲜嫩品质又好,应该可以喂给幼鸟。

    看出来他的心思,祁弑非阻止了他:“等一下,先出壳的幼崽不要喂,要等过一天它第一次排掉体内的东西之后才可以吃东西。”

    葵卯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两只幼鸟叫成这样了,望尘仍然不为所动。

    望尘的速度毋庸置疑,很快它就飞到了原先巢穴的位置。

    贺鹤这会儿刚突破,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他意气风发,自信百倍,向着茂辰游说,想要说服他两人一起摆脱祁弑非的制约,重新回归自由之身。

    他说得口饭舌燥,茂辰就是不为所动,把贺鹤急得抓耳挠腮。直到祁弑非乘着飞枭出现了,贺鹤又开始担心茂辰把他刚才的行为出卖给祁弑非。

    让他松口气的是茂辰并没有告他的状,然而祁弑非却若有所觉一样,用眼神警告的瞥了他一眼。贺鹤条件反射的露出一个讨好的笑,等祁弑非移开视线就开始唾弃起自己的没用。

    “可以进行第二步了。”祁弑非眼中闪过一道冷酷的光芒,冰冷的吐出这句话。

    葵卯和茂辰同时神情一凛,郑重而又肃穆。只有贺鹤不改本色的摩拳擦掌,兴奋的舔着嘴角:“神魂,我想要更多!更多——哈哈哈哈!”

    这不一致的画风,让葵卯和茂辰不约而同地瞪了他一眼。

    道修之间的争夺大战,随着他们的逃杀,逐渐离开东邙山,向着外边蔓延开。

    祁弑非顶着白扬帆的外貌光明正大的带着飞枭出来,而那两只小鸟则因为在飞枭的脊背上没有被人发现。

    一离开东邙山的范围,祁弑非就开始带着葵卯追杀各个门派的人。让与他对战的人错愕又不解,在他手下几乎就没有逃走的人。唯一有一次漏网的,还是祁弑非故意放走。

    据说白扬帆此举是为了御灵宗死去的门人报仇,这次御灵宗在东邙山伤亡惨重,没几个活着出来的。

    让人觉得在情理之中,又觉得说不出的奇怪。听说白扬帆跟死掉的那些人并不和睦,这样大张旗鼓的追杀这些人报复,有点不对味。

    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些人都不可能站在原地不反抗的让白扬帆杀,他不光是杀那些从东邙山出来的,甚至就是无辜的路人都不放过。

    这一下可惹了众怒,引起了那些中小门派的人联合起来反抗他,同时也对御灵宗充满了敌对情绪。

    这个时候千霖派的大部队赶到了,这些人有一个化神境的高阶修真者带队。他杀了三梵抢走了青帝鸥的事情终于被三梵的两个徒弟传回了宗门,这些人就是为了捉拿白扬帆而来。

    起初其他的道修都虽然义愤填膺,但是只是在一边看热闹,等到打起来之后,飞枭望尘也参战,它背上的两只小鸟就露了出来。

    人们开始反应过来。这两只小鸟跟那两只蛋是一窝的?还是根本就是那两只始终不见踪影的蛋孵化出来的?

    这蛋是白扬帆找来的,也是白扬帆给御灵宗潘文奎和关岳派郑渊的,可是现在御灵宗的人死的差不多精光,关岳派更是死不见尸。这白扬帆却驾驭着飞枭还带着两只雏鸟,要说这其中只是因缘际会的巧合,谁也不信!

    原来都是阴谋!原来白扬帆表面是好心,却故意看他们自相残杀,最后自己捡便宜!

    天啦,御灵宗怎么出了这么一个恶毒的东西!这么狠,连自己宗门的弟子都不放过。

    周壁知不知道他弟子这样心狠手辣,能教导出这样弟子的人,人品能没问题吗?

    一时之间,这些流言蜚语,光一样的速度在道修当中迅速的蔓延开来。

    本来千霖派的那个化神境老祖非常有把握能够把白扬帆拿下,扭送到掌门的跟前让他发落。

    哪知道真打起来才猛然的察觉白扬帆并不是凝魂境的修为,而是化神境了!

    第95章

    祁弑非并不托大,这会儿在佯装成凝魂境他根本就不可能能够脱身得了,也是时候给白扬帆的等级涨上一个境界了。

    白扬帆是天才,这在西泗洲众所皆知。他是纯灵体,修炼进境的速度飞快,突破凝魂境引起的惊叹仿佛还在眼前,转眼就成了化神境,虽然让人惊奇,却也并不是很离谱。

    底下围观的道修议论着纯灵体的出众,而上边跟他对战的千霖派老祖却暗中叫苦。

    白扬帆独自一人迎战那老祖,他的同伴那个名叫唐天福的则和飞枭一起对付剩下的千霖派门众。

    飞枭的厉害这些从东邙山出来的人亲眼所见,不管千霖派的人怎么大声疾呼,也没有人肯上前帮他们。

    “一群人围攻两个人,千霖派好无耻!”

    这时一个长得眉目周正,很是俊朗的人站了出来,义正言辞的斥责起千霖派的了。

    周围的人心中一阵古怪,虽然场面上确实是千霖派一队人马围攻两个人,但是却被杀得七零八落的处在下风,这人这话说的偏向性不对吧?

    下边更让人眼珠子凸出来的事情发生了,那人说了一句:“别怕,我来助你!”就开始明目张胆的拉偏架,他帮着那唐天福对付起千霖派的人。

    下边的道修微微的骚动了一下,纷纷觉得这个世界边得太快了,这是新的抱大腿的方法吗?

    很出众啊。

    现在白扬帆等于是人人喊打,他这样冲上前表忠心,非常容易获得好感。只可惜众人心中这样想,却不敢尝试,毕竟他们还是正常人的思维,害怕承受指责的。

    别人以为那人是抱大腿,其实这只是茂辰化暗为明而已。他吸引了一下在场道修的目光,祁弑非就趁机引着那化神境的老祖远离了战场,到人们视线不及的地方,贺鹤就埋伏在那里。

    等到茂辰和葵卯还有一只飞枭三个互相配合,天上的千霖派下饺子一样往下掉。最后的结果毫无疑问,千霖派来捉人不成,全军覆没。

    而那边交战的白扬帆和那个老祖,白扬帆满身煞气的回来了,那老祖不见踪影,想来也是凶多吉少。

    周围的道修热闹看完了,就想要撤走,偏偏白扬帆笑了起来:“看好戏,怎么有亲自下场演好戏有趣呢?既然来了,就都留下吧!”

    那一瞬间,白扬帆的眼中闪着恐怖的光芒,整个人充满了一种狂放的气势,霸道的压迫向在场的道修。

    “他、他走火入魔了?好吓人!”躲在人群后边的七霞门女修,惊异的对着刘诗瑶说道。

    “白扬帆你疯了吧?真以为能杀光所有人?”站在前边的道修不敢置信的质问,脚下却暴露了他内心胆怯的后退了一步。

    刘诗瑶脸色惨白,她瑟瑟发抖的抓着旁边的师妹,她摇摇头:“快走,我们快走!”

    她有一种可怕的感觉,这个人不是白扬帆!白扬帆不应该是这样的!

    七霞门站的很靠后,很快的就远离了这块地方。刘诗瑶神色狂乱,她脸上很快就有了决断,带着一众师妹向着盟约大会举行的地点赶去。

    而此时,那些被白扬帆挑衅了一下,以为仗着人多势众,白扬帆不敢犯众怒的道修,却被悲惨的卷入了厮杀当中。

    这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杀,一开始还有人气愤不已的想要和白扬帆对抗,然而真正迎面对上他的时候,那种恐怖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想要退缩。

    不少人开始退却,这一下子引发了溃逃。祁弑非追在这些人的身后,一路的袭击。

    他一开始并没有想要一直追杀这些人,在那个场合杀散了他们,让人们把消息传开才能更好的达到他的目的。

    可是眼前的情景,莫名的跟他在葵卯的幻境当中看到的场景重合了。让祁弑非顿时一股怒火,泄愤一样的不停追杀。

    杀了一阵人越淘越散,越来越少。祁弑非回头望了一眼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葵卯,内心突然就柔软了。

    他靠近他,伸出手臂把他拥进自己的怀抱中。

    “尊上?”葵卯闷闷的出声,奇怪的叫他。

    小掠影的声线比他的有点高,声音清润悦耳,魔尊大人表示他很喜欢听。他抱得他更紧,下巴在葵卯的肩膀上搁着,嘴唇在他的脖子上亲吻了一下。

    他声音很低的说:“那些曾经追杀你的人,让你受伤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他的声音里边带着阴狠和怒意,可是葵卯却听的很心动,他眼圈一热,伸手环抱住魔尊大人的身体。

    “那都是我重生前的事情了,这一次我并没有受伤。”

    “不管是不是以前,受伤就是受伤。”祁弑非伸出手指,在他身上曾经有过伤疤的地方轻轻的划过。

    葵卯的身上原本曾经有过的旧伤口,都让祁弑非给的药膏给愈合了,再加上他蜕凡之后灵气不停的淬炼,皮肤光洁的很,一点伤疤都没有。

    “尊上。”葵卯轻唤,他感动收紧胳膊,使劲的让两个人更加的贴近。因为对方对他的心疼和怜惜,葵卯的胸口部位又泛起一股钝痛,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因为酸楚,而是因为甜蜜。

    祁弑非抬手伸进他脑后的发当中,按着他低头亲吻他的唇。

    望尘飞在高空盘旋,见这俩人不追了,就一边盘旋一边向着他们靠近。茂辰怀里抱着两个不老实的雏鸟伸出脖子一看这俩人又黏糊在了一起,好心的开口:“如果你过后不想挨揍,这个时候绝对不要靠近他们!”

    “唳?”望尘歪了歪脑袋,用一边的大圆眼睛看了他俩一眼,想了一下祁弑非的拳头揍在脑袋上的感觉,飞枭顿时一阵眩晕,拍拍翅膀赶紧飞走了。

    中间有了这段插曲,前边溃散的人基本看不到了。

    祁弑非闲庭散步一般,拉着葵卯的手顺着道修逃走的方向飘。

    他不知道贺鹤现在野到哪里去了,也懒得用神念去找。这样漫无目的的跟葵卯突然让魔尊大人的浪漫情怀发作,他很享受地和小掠影手牵手的浪费时间。

    前边远远的来了一个人影,祁弑非懒洋洋的样子一收,白扬帆模式顿时打开。他放开葵卯的手,不悦的瞪视着那个不速之客。

    来人气息内敛而平和,竟然让祁弑非一下看不出来他的修为高低,这顿时让祁弑非警觉起来。

    “白扬帆。”那人声音徐徐的说,他看着祁弑非,眉毛皱了一下,似乎是在疑惑:“白扬帆?”

    “不错,正是白某。”祁弑非内心觉得有点不对劲,他不动声色的给葵卯打了一个信号,让葵卯顿时提起所有的戒备。

    “哼。”那人冷哼一声,原本平凡的没有什么出众的五官,随着这一声冷哼猛然的锐气逼人:“你不是白扬帆!你到底是谁?!”

    祁弑非假扮白扬帆的这段时间,和一个陌生人相遇,最是容易被拆穿身份的时刻。

    因为这个人一般是认识白扬帆的,祁弑非反而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说话的时候就容易露出马脚。只不过祁弑非很会套话,而他一开始跟人说话的时候又滴水不漏,让人难以察觉什么不对劲。

    偶尔有些奇怪的人,也会因为他身上无可辩驳的纯灵体特征而放弃怀疑。

    直到这一次,来人一口肯定的说破。

    祁弑非扬起笑,风度翩翩的把手背到身后:“为何你这般肯定我不是白扬帆?

    来人眼睛眯了眯,冷淡的说:“白扬帆见了老夫,早就上来磕头了。绝不敢这么大摇大摆站着说话。”

    祁弑非微微一思索,笑了起来:“原来你就是钟铉。”

    在这西泗洲上,能够让白扬帆纳头拜倒的,也只有千霖派的掌门和这位北海天尊钟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