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第 7273 章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葵卯有事情瞒着他,祁弑非打探不出来,只能干着急的看着他自己难受。

    魔尊大人只能另外想办法,那就让跟葵卯熟悉的人来撬开他的嘴。

    原本他并不知道谁跟葵卯要好,平日里葵卯根本就不会对他说起自己的私人生活。还是祁弑非从自己的记忆力回想,在他重生之前的那段岁月当中,和几个掠影卫并肩战斗过。

    这几个人应该说得上和葵卯有交情。

    本来祁弑非就打算把唯一一个在西泗洲的掠影卫茂辰给叫过来,只是他无法跟葵卯解释清楚他怎么知道茂辰在这边,而且也没有理由要走他的传讯符。

    贺鹤就这么傻傻的撞上来,挨了一顿揍,还提供了绝好的借口。

    祁弑非故意没有安排茂辰的住处,打的主意就是让两个人相处得更近一点,葵卯能够敞开心扉对茂辰谈一谈。

    尽管祁弑非对这样的设想忍不住泛酸,可是急于知道葵卯到底怎么了,他还是忍了。

    等到他让三人都走了,祁弑非的神念就迫不及待的跟在俩人的后边回到的飞潇楼。

    他绝没想到他竟然会听到这个!

    小掠影对他有遐思?!对他有妄想?!

    祁弑非不自觉的傻笑起来,很没形象,他却顾及不得。他现在很开心,特别开心,开心的都快要爆炸。

    祁弑非亢奋的恨不得出去飞几圈来发泄一番,现在就算是让他一口气飞回东渡洲,他想也是绝对没问题的!

    转变葵卯的心,是他一直以来处心积虑谋划的,达成所愿,魔尊大人自然只会欣喜若狂。

    但是可怜的葵卯没有感觉到一丁点的快乐,他惶恐至极,甚至觉得这样的心思是罪恶的!

    祁弑非被他在心里放的位置太高了,高到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步。当他发觉这个冒犯的人变成自己,可想而知是多么的矛盾痛苦。

    发现自己亵渎了男神之后,葵卯倒是没有像一个狂信徒,疯狂到为了自己塑造的信仰把自己烧死。

    虽然他的罪恶感和羞愧感让他距离那一步也差不多了,好在他还谨记着自己的性命和祁弑非是共享在一起的。

    这些日子以来,他只能在祁弑非面前佯装无事,因为双方住的近,他也不敢把这种苦闷发泄出来,整个人憋得都要内伤了。

    原本掠影之间是绝对不允许有私情的,可是葵卯现在急需要找一个人倾诉一下。

    他把自己对男神的信仰和亵渎,那不该有的身体上的躁动都统统的倒了出来。

    葵卯的样子,那是真的很为此而苦恼沮丧。甚至在除去表情的面具,他整个人都显得痛苦万分,让人为之揪心。

    茂辰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他们私下里,猜测葵卯得了尊上的青眼,也只是在说笑而已。就算是他那天八卦的问起,也只是想要确定俩人是不是一起出行,真正的暧昧猜测想象还可以,谁都不会觉得那是真的。

    “这是不对的,你不能对尊上有这种不敬的行为。”身为一个被从小教育把宗主当成唯一主人的掠影,茂辰虽然很不忍心葵卯内心的痛苦,却还是不得不这么说。

    葵卯双眼红了起来,他艰难的点头:“我明白,我会努力克制,让这种感觉磨灭消融。我一定能行。”

    茂辰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神念那头的祁弑非跟被泼了一头冷水一样,那兴奋沸腾的血液“嗤——”的一下冷却。当茂辰说葵卯“不对、不能”的时候,他心中只有怒火。

    葵卯的难受和痛苦,祁弑非看在眼中虽然心疼,可是他却并不觉得这是能艰难到让葵卯折磨自己的事情。

    小掠影总是会想一些多余无谓的事情,魔尊大人一点都不在意葵卯的遐思、妄想是不是亵渎了他。他只想让这种遐思和妄想转变成现实,这样才能真正的魔尊大人更开心。

    虽然祁弑非很高兴,他却并没有被兴奋冲昏头脑。

    他知道自己在小掠影的心中很崇高,只以为改变这种感情的性质就能够得到葵卯的身心,却没想到这崇高的印象竟然会让葵卯这么卑微的看轻自己。

    祁弑非顿时明白了结症所在。葵卯把祁弑非当成云彩的时候,却把自己放低到了泥里。这样的自卑,让葵卯不敢去痴心妄想,只能拼命压抑自己。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要让小掠影明白这不是痴心也不是妄想,他用不着压抑自己,只需要敞开心扉,魔尊大人整个人都可以是属于他的。

    “葵卯。”

    祁弑非的声音直接传到两人的耳边,让心情低落和陪在他一旁试图安慰他的茂辰吓了一跳。

    葵卯立刻收拾了脸上的表情,他伪装的功夫简直一流。如果不是还发红的眼角,根本看不出来他刚才情绪那么糟糕。

    “尊上,属下在。”葵卯恭顺的冲着紫虚阁的方向低头。

    “不要聊到太晚,今日早点打坐休息,明日离开天驰城。”祁弑非的声音淡去,葵卯松了一口气,应该没有被尊上发觉什么不对吧?

    他一抬头,就看见茂辰表情古怪的瞅着他。

    葵卯蹙眉:“看什么?”

    茂辰忍不住问:“平日里尊上也是这样和颜悦色的对你?”

    葵卯已经习惯了尊上和他说话的模式,没有意识到任何的不对:“是啊,每次行程有变的时候尊上都会提前告诉我一下。”

    他以前也没有想到尊上会这般平易近人的待他。去哪里,做什么事,都会跟他明说。从来也没有不说一声就直接让他跟着走。偶尔他问,也会耐心的回答。

    虽然他总是惹祁弑非生气,让魔尊大人怒气盈满,对着他没有好脸色。但是祁弑非一次都没有真正的处罚过他、伤害到他。

    回想起这些祁弑非的好来,让葵卯内心一阵甜蜜,不觉眉目舒展,嘴角微弯。

    茂辰忍不住皱眉,葵卯没有发觉,他却感觉到了祁弑非对葵卯的不同。

    也许正常的上峰是会对属下告知将来的形成,但是关心到休息时间,也太过亲近了。

    茂辰不想是葵卯那样的底层掠影卫,上层小头目是能够看到祁弑非的描述的。这位魔尊大人修为高深,性格孤傲高冷,为人恣意张扬,实力深不可测。这些描绘当中,从来没有一个字眼说他亲切可亲的!

    茂辰察觉了不对劲,尊上对葵卯的好已经超越了上司和属下的那根界限,说是朋友,却比朋友更加的靠近。他有了一个惊人的猜想,却很不敢置信。

    他有点被这个猜想吓到,脚步有点踉跄的走到床边一头栽了下去。

    他还是睡吧,没准起来了,这个梦就醒了呢。真是一个吓人的梦,呵呵。

    然而等到第二天,看到站在尊上身边,俩人之间不足半个手臂的距离,茂辰抹了抹脸,只能接受这个让人惊吓的现实。

    祁弑非收起了停云别院,扭头对葵卯说:“这次我们要去西泗洲东海域,寻找一些炼器的材料。”

    葵卯表示理解。他们来一次西泗洲并不容易,自然是要多多寻找好东西,也不枉这次的辛苦。

    “另外,东海海底有一处深海峡谷,那里有一条灵脉。因为那里的环境险恶,没有修真者居住,这次去了那里可以放开了好好修炼。”祁弑非意味深长的看了葵卯一眼。

    葵卯心口让魔尊大人看的一阵急跳,他迅速的用真元运转来化解这躁动。

    葵卯现在欲哭无泪,他的克制有没有成效不说,魔尊大人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就让他方寸大乱。还说什么磨灭消融这种感情,太难了啊!

    那一瞬间乱了节奏的心跳,祁弑非听的清楚,他面上不漏声色,心里轻笑一声。

    他转头对旁边瞪着眼睛盯着茂辰看的贺鹤淡声吩咐:“这次我们要急速赶路,由你来携带茂辰一起走。”

    茂辰刚才光顾着观察尊上和葵卯,一个眼神也没有给贺鹤。这下听了祁弑非话,两个人对视了一下,各自撇了一下嘴。

    贺鹤并不甘愿,看见茂辰这个态度反倒是一股子不服气上来了。这个归元境的家伙竟然还敢冲他撇嘴?!

    贺鹤挂着假惺惺的笑容,走过来直接抓住茂辰胳膊:“既然尊主吩咐,属下照办就是。”

    茂辰让他捏的胳膊一阵疼痛,他脸色微微一变,眉毛微皱的看着贺鹤,目光很有些不屑,似乎看不起贺鹤这般幼稚的手段。

    这眼神让贺鹤更生气了。他就弄不明白了,这茂辰到底是哪里有毛病?明明他才是那个境界高的人,虽然被迫绑给了他,可是他至少应该表面的友好要有啊!

    茂辰冷着一张不屑脸,运转真元去抵消贺鹤给他造成的疼痛。

    倒不是他真的要跟这个贺鹤去闹别扭,毕竟这人是对着他发下了魂誓,算是凭白地得到了一个助力。茂辰初时震惊过后就是欣喜,但是等到贺鹤那个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从他身边蹭过去,茂辰就知道他和贺鹤觉不可能和平共处。

    想也知道贺鹤内心的怨气,茂辰才不会去那热脸贴冷屁股。不就是倔吗?谁怕谁?

    于是茂辰干脆就直接不理贺鹤,跟他对着倔起来了。

    贺鹤本来想给茂辰闹个没脸,算作下马威,让他明白贺鹤大爷不是那么好拿捏的。他茂辰要是想要对他指手画脚那是不可能的。

    哪想到茂辰不按理出牌,贺鹤反倒让茂辰给弄了个下马威。堂堂一个化神境,想抖没抖起来,丢人!

    第73章

    这边葵卯和祁弑非表面平静,实际底下一个柔情一个蜜意。那边贺鹤和茂辰俩人就完全是暗潮汹涌,一个眼神似刀光一个似剑影。

    暗暗调戏了小掠影的祁弑非心情不错,他甩动长长的衣袖,拉着葵卯的胳膊,把他拽到自己的胸前。然后毫无征兆的就飞掠起身,风驰电掣的疾行。

    葵卯吓一跳,不由的伸出手去抓祁弑非的衣服。

    等到他反应过来自己竟然不小心抓了尊上的衣服,刚想放手的时候,就听祁弑非声音低沉的说:“没关系,你尽可以抓着。我晋升之后真元不足以单独为你撑起一个空间,只能委屈你了。”这当然都是谎话!祁弑非想要占小掠影便宜的时候,理由什么的张嘴就来。

    祁弑非声音低下来的时候非常的动听,有一种温柔的错觉,让葵卯的耳朵一热。他垂着头,回话说:“属下失礼了。”

    祁弑非只是用法术挡去了疾行时空气对修士正面冲击的力量,却没有削去声音。耳朵两旁是呼啸的风声,偶尔还有寒冷的乱流,祁弑非月白色的衣衫随风狂舞,撩动葵卯的心思更乱了。

    他甚至忍不住沉溺在祁弑非忽近忽远的冷香和隐隐约约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量中。

    如果可以,葵卯真愿意这旅途永远都不到尽头。

    葵卯陶醉当中,祁弑非抱着乖乖的小掠影也是暗爽不已。

    而后边一个拖着另外一个俩人差点打起来。

    全力赶了五天的路,终于从平原赶到了海边。再一次来到海边,葵卯仍然会被它的广阔无边而深感震撼。

    他现在已经有了真是的境界修为,从天地之间的感悟都会加固他的心境。

    祁弑非随着他欣赏了一会儿海景,就拍了拍他的脑袋:“好了,等以后再看,现在先办正事要紧。”

    葵卯赧然的点了下头,跟在祁弑非的身后进入了大海当中。

    不是祁弑非不愿意带他,而是后边的路径要葵卯自己亲身经历一番才好,游历的经验都是这么积攒出来的。他不能总是把葵卯抱在怀里,那不是宠他,反而是溺杀。

    沿海岸的海底世界分外妖娆美丽,这里的海洋生物非常的丰富,四个人不得不撑起护罩,撞开大批的鱼群。

    开始的时候,视线非常的明亮,脚底都是柔软的细沙。越往里边走,珊瑚礁、海藻、岩石地面逐渐出现。

    过了数百米,海底逐渐出现了巨大的岩石山峰,地面也开始崎岖了起来,周围彻底变暗,光线消失了。

    四个人都是修为在身的修士,一一点亮法术照亮继续深入海中。

    等到点亮的法术照明,葵卯才发觉黑暗深处的海洋生物仍然很多,有些鱼甚至好奇的追逐在他们的身后。

    到了这个距离,葵卯已经能够感受到灵气的流淌。

    这里的灵气很纯净很充沛,似乎是随着水流的游走,时不时的冲刷而过。每当灵力随着潮涌过来的时候,葵卯都会抓紧时间用寒灵心诀修行。

    潮涌虽然不规律,可是每每出现的时候灵力都很浓郁。葵卯一路勤奋的修行,等快要抵达目的地的时候,他丹田里已经积攒了足够的真元。

    这天,祁弑非突然停下,用传音术对着三人说:“现在这里休整一下。”然后他单独对葵卯传音说:“你打坐冲关,我为你护法。”

    葵卯愣了一下,这才明白祁弑非突然停下来是为了他。青年心中一阵激动,他忍住忽然涌起到双眼的热意,镇定如常的传音:“多谢尊上爱护。”

    未免失态让尊上觉得奇怪,葵卯往旁边走了两步,在深海的海底扫出一块平整的地方盘膝坐下。

    贺鹤一路沉闷的赶路,正是最无聊的时候,他不由传音问茂辰:“这是在干什么?”

    茂辰怎么可能知道,他瞥了贺鹤一眼,没回话,走到一边也坐下打坐恢复魔种当中的真元。

    贺鹤气恼,他凑到打坐的茂辰跟前蹲下,这么近的距离,存在感太过强烈。茂辰皱着眉毛睁开眼瞪着他。

    贺鹤无奈的说:“你到底要这样到什么时候?”

    茂辰气笑了,真是倒打一耙,最先开始倔起来的不正是他自己吗?!

    贺鹤挠了挠脸,说:“你的生命关乎着我的性命。逐渐要到深海区域,那里边都是大型的海兽了。你之后还要靠我保护,不跟我说话,你觉得好吗?”

    茂辰声音冷淡的说:“我可以自保。”他直接拒绝了贺鹤的保护。

    贺鹤定定的看了看他,说:“我可不会让你拿我的生命开玩笑。之前走的一路顺利,那是因为还没有到达深海峡谷。祁弑非……”茂辰瞪着他,贺鹤无奈:“尊上说那里有一条灵脉,没有修真者,却必然会有海兽存在。深海灵脉中生活的海兽,比起陆地上的灵兽更加的不好对付。那个人有祁弑非护着可能没什么大问题,可是你如果没有我的帮助,一口就能被海兽吞噬。”

    贺鹤说的非常的认真,他是真不愿意被人小命命悬一线。

    茂辰迟疑了一下,点了下头:“我会尽力不拖你后腿。”掠影卫个个都是很坚强的人,独立性都很强,并没有依赖别人的习惯。但是于丹遇到必须要合作的时候,他们的服从和配合性却是最好的。

    这俩人这边说话,那边葵卯开始冲关了。

    这一次没有遮掩,他身上沸腾的真元搅动的海水激荡起海底的尘土,扬起一阵阵尘烟。

    贺鹤惊讶的回头,用传音术对茂辰说:“竟然是在突破?这个时候?!”

    茂辰震惊的嘴巴张开都能塞进去一个蛋。

    这不可能!

    葵卯跟他一样是没有修真天赋的凡人,只不过是因为装备着魔种才能够使用真元。所以,一个使用魔种的人怎么可能突破境界,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茂辰脑子里边一团乱,整个人都不好了。

    祁弑非并没有打算隐瞒葵卯的体质改变的事情,毕竟他之后还要冲击凝魂境,还有继续修炼到化神境、大乘境。

    葵卯这次只是突破小境界,几个时辰就完成了。完成突破之后原本需要继续打坐用来稳固境界和补充真元。以往这个环节都是祁弑非帮葵卯完成的,这一次魔尊大人仍然打算这样干。

    祁弑非并不顾及贺鹤还有茂辰在一旁看,他坐到葵卯的身边,跟他靠的很近,手指尖碰触着葵卯的丹田,渡过去一股精纯的真元。

    葵卯都已经习惯了,很自觉地转动了一圈,真元就被完全融化转化成自己的能量。

    祁弑非并没有继续,这一点真元足够葵卯稳定境界,填补真元的不足。

    葵卯睁开眼,祁弑非的脸近在眼前,他一时之间有点忘我,看着祁弑非目不转睛。

    “我没看错吧——”一个极其没眼色的人不敢置信的插话进来,贺鹤凑到俩人跟前,手指头指着葵卯、然后又指着祁弑非:“你是在用他做鼎炉?!”

    一个归元境的敢用一个大乘境的修士做鼎炉修炼,没有一巴掌被拍死不说,貌似还是大乘境的那一位主动的?!

    这个世界太魔性了,贺鹤表示作为魔修他也看不懂了!

    祁弑非眉尖蹙了蹙,很不满贺鹤破坏了他和小掠影之间深情的眼神交流。葵卯用这样含情脉脉的眼神看他还是第一次,魔尊大人还没有享受够呢!

    太可恨了!

    祁弑非身上升起一股危险的寒气,茂辰合拢快要脱臼的下巴,以惊人的直接把贺鹤拽走了。

    要命啊,尊上大人太可怕。原来近身服侍祁弑非是这么危险的事情,葵卯能坚持到现在,立刻在茂辰心中高大起来。

    祁弑非眯着眼睛望着俩人的身影跑远了,他转头对绷着脸极力掩饰羞赧的青年说:“有多余的人在,难免会有干扰。你放心,今后再修炼的时候,会把这俩人赶远一些。”

    这一下子,葵卯的脸彻底红了。

    还、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