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12||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祁弑非开始各种尝试想要引起葵卯的注意,不仅仅是因为不甘心和妒忌,更多的是他已经在这里耽搁了太久。

    再不赶紧把葵卯弄出去,恐怕会产生什么预料不到的变化。

    而要跟葵卯算账,总是要对方有反应才行。就在祁弑非这样想的时候,葵卯这边却突然发生的异变。

    为了到横连山脉去,必须要穿过彤德郡。而彤德郡都是散修的魔修们,可以说很混乱,炼体境的修真者真的很不容易自保。

    青年只能装备上魔种,以归元境修士的身份进入彤德郡。

    掠影卫的纳物法器都是做过伪装的,青年的就是一枚圆扣,被他贴身放着,很不起眼。

    可是纳物空间毕竟是有着能量反应的法器,就算是波动再小,也还是有。

    葵卯运气不好遇到了一个对能量反应异常敏感的魂祭修真者,圆扣被抢走了。

    那一瞬间葵卯的天都要塌陷了,他绝望的样子让祁弑非心痛不已。

    他拼命的追赶着那个魂祭修真者,他锲而不舍的追逐了几天几夜,终于追上了那个比他高出一个境界的修士。

    很明显的,把真元都用在赶路上的葵卯打不过他。

    不过葵卯又不能放弃这次机会,并不是每次都能够好运的再次找到对方。

    他耐心的潜伏着,把掠影的隐匿天赋发挥的淋漓尽致。

    他跟着对方的身后,看着对方把一个不小的修真世家灭了门。那个魂祭修真者一个一个把那些人的神魂抽|出来,修炼那些神魂融入自己的身体里。

    几次葵卯都要动手了,却硬是隐忍了下去,他告诉自己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那魂祭修真者太过大意,灭完门之后没有离开太远,结果那修真世家的一个散修朋友正好来拜访双方撞了一个正着。

    那散修一时激愤,魂祭修真者食髓知味,怎么可能放过到口的美食。

    双方激斗起来,等候多时的葵卯抓住时机一下子把两个人都给埋伏掉。

    那一场战斗堪称一场绝佳精彩的袭击,祁弑非旁观着都忍不住热血沸腾、心潮澎湃。

    葵卯面无表情的擦去脸上的鲜血,珍惜的看着失而复得的圆扣。

    好在那魂祭只是习惯性的欺负弱小打个劫,对神魂弱小的葵卯不感兴趣才没有浪费力气杀他,要不然这次葵卯真的是危险了。

    葵卯本来已经进入了彤德郡,结果因为这次追着这人偏离了路线。

    过后葵卯站在客栈的镜子跟前脱掉了上衣,祁弑非扫视着他身上满是伤疤的皮肤。

    这样满目疮痍的身体绝对称不上好看,却让祁弑非心生怜惜。他伸出手指在葵卯健硕的脊背上抚摸,感受那一道道疤痕凸起的感触。

    葵卯的记忆当中这个时候没有祁弑非,自然就感受不到有人在摸他。

    他只是拿出那柄用了很多年的短剑,用尖利的剑尖在自己的胸膛中央挖了一个洞。

    祁弑非绝没想到他会自残,他伸出手想去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

    胸前一个手指粗大小的圆洞不停的流着血,很快就把葵卯的腹肌还有衣裤都染红。

    葵卯拿起那圆扣看了看,对着镜子把纳物圆扣放进了血洞的中央。放好了纳物圆扣之后,青年在血洞上撒上了灵药,很快伤口就愈合了,留下了一个丑陋的伤疤。

    葵卯丝毫没有疼痛感一般,摸了摸伤疤对着镜子露出了一个细微的微笑,很是满意。

    藏在身体里,就没有人会再凭借着微弱的波动就抢走装着棺椁的纳物圆扣了……

    他在自己身上挖一个血洞竟然就为了把纳物圆扣藏起来!

    即使是祁弑非这样见多识广的人,也为青年这样对自己狠心而说不出话来了。

    他猛然想起了葵卯有的时候会不自觉的去摸自己的胸口中间的位置,那个地方跟他现在藏着纳物圆扣的位置一模一样!

    接下来的路程没有再遇到战斗,青年顺利的把棺椁送进了绝谷的入口处。

    终于到了目的地,青年叩首在地上,他突然浑身说不出疲惫,连迈动一步的力气也没有了。

    祁弑非并不知道已经度过了几年,他只是经历了葵卯记忆里诸多重要的场景,这些场景有的只是模糊的掠过,有的只是短短的片段。

    葵卯身体上满是暗伤,他根本就没有好好休养过一次,已经到了灯油枯竭的状态,如果没有人帮他,青年很快就会死去。

    就在祁弑非焦急的时候,绝谷封闭的大门打开了,守墓人走了出来。

    他问清楚了葵卯的来意,把葵卯和棺椁迎接进了绝谷当中。

    稍微恢复之后葵卯没有再耽搁,而是在守墓人的协助下进行最后的安葬。

    守墓人在葵卯休养期间,为祁弑非修建了标准规格的豪华大陵墓。

    祁弑非的棺椁就放在打开的墓门旁边。

    葵卯的脚就跟钉在地上一样,祁弑非能够感受到他内心的不舍和眷恋。

    “跟尊主告别吧。”守墓人苍老的声音说道。

    葵卯微微的点了点头,他走到棺椁的旁边再一次的推开棺盖。

    他弯下腰,仪式一般的为躺在里边的身体最后一次整理仪容。

    祁弑非知道,只要这个墓门关上了,葵卯就会彻底的陷在完成心愿的的满足当中永远也出不去了。

    他必须要把对方惊醒。

    可是之前各种办法都尝试了,葵卯根本就没有办法意识到他的存在,因为在他的记忆力,活着的祁弑非是不存在的!

    葵卯弯着腰,手指握起一缕玄青色的发,从上到下的抚弄,把它整齐的放置在祁弑非躺着的身体的胸口上。

    祁弑非的视线随着他的动作移到躺在棺椁里的遗体上。

    然后他猛然的有了一个想法,他虽然不存在,可是这里有一个现成的啊!

    祁弑非只是神念进入到了葵卯的意识世界里,并不是真正的身体。按照葵卯的幻境意识,只有躺着的这个才是祁弑非的正常状态。

    他,只要诈尸就行了!

    祁弑非越想这个主意越对,他的神念散开,向着祁弑非的身体飞去。

    葵卯低垂着眼帘,手指牵扯着祁弑非的衣角,把它们整理整齐。

    “我说你啊……真是让人没办法。”头顶上,一个冷冽而华丽的声线响起。

    葵卯惊愕的抬头,就看见刚才还一脸平静安睡模样的祁弑非张开了眼睛,正用那双琥珀色的双眼看着他。

    “尊上?!”葵卯惊讶的惊呼出声。

    这下一下子就能看出幻境的不对劲之处,那个守墓人的反应很迟钝,根本就不像葵卯那样能够做出正常的惊讶样子。因为在葵卯的记忆里,没见过守墓人惊讶的样子。

    “看见我活着就这么吃惊吗?”祁弑非生气的说。他心里虽然心疼葵卯受的各种苦,可是怨念也是很大,心情不爽的很。

    莫名其妙的尊上就生气了,葵卯却觉得好像很习惯似的,立刻低眉顺眼的说:“属下并不是惊奇……”

    哎?他怎么就对尊上突然复活的事情就只是这么惊讶了一小下呢?怎么不是狠狠的震惊,觉得不可思议呢?

    葵卯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

    祁弑非跟他耗了这么久,可不耐烦他一点一点的想起来。他怒上心头,从棺椁里边支起胳膊撑起胸膛,另外一只手捏住青年的下巴,毫不客气的把他拉进了棺椁里,凶狠的吻了上去!

    “唔?!”葵卯惊吓的眼睛都瞪圆里。

    这这这!绝对不是发生在陵墓当中的事情!!

    迷雾瞬间被破开,葵卯的神智顿时清醒了起来。

    他一下子想起了他重生了,跟尊上一起顺利的度过了死劫,现在正在西泗洲的秋椋秘境当中历练……

    怎么就突然变成这种情况了?!

    祁弑非不满意的松开咬着的唇,怒吼:“你竟然敢给我走神?!”

    “尊上恕罪!”葵卯条件反射的道歉,双眼却还是懵懂无辜的模样,更是气的祁弑非七窍生烟。

    “你给本尊专心点!”祁弑非用极强的腰力直起身,一只手直接把葵卯拽的栽进来,他抱住傻住的青年,又一次的把唇瓣使劲的覆盖了上去。

    这一次祁弑非不再满足在葵卯的唇上碾磨,他用手指捏着青年的下巴,强迫他张开口腔,把自己的舌头直接捅了进去。

    这绝不能说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吻,祁弑非自己也更多不是在享受,而是在泄愤。

    能从尊上强硬的态度和不友好的舌尖上,感受到魔尊大人此刻心情正愤怒、郁闷,葵卯的忠仆属性立刻发作,乖顺的配合着对方的举动。

    他没想到,他的这柔顺让祁弑非更悲愤了。

    松开嘴唇,祁弑非又生气又心塞:“你!”既然不是真的爱我,干嘛不反抗!

    他也知道这话无理取闹,葵卯一心信仰他崇拜他,自然是会逆来顺受的承受这一切。

    “哼!”祁弑非咬牙怒哼一声,他推开青年从棺椁里站了起来,随着他站立起来,棺椁消失了,绝谷也消失了。

    “你中了道修的*术。这法术对我不起作用,可是你迟迟无法脱困,我只能进入你的意识当中来把你叫醒。”祁弑非冷冷的说道,“现在你既然已经醒了,我这就离开。耽误的时间太久,恐怕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你要记得随机应变。不要拖本尊的后腿!”

    “是!”葵卯一凛,肃容应声。

    祁弑非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他既然已经爱上对方了,就不可能放任葵卯置身事外,必然要对方回应他的感情,这只是第一步而已!

    第51章

    祁弑非明了到自己的感情,并且为之付出努力,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只可惜,对于感情不甚了了,也没有经验的魔尊大人的话表达的让青年根本就领悟不到他的隐含意思。

    明明他要表达的重点是他担心小掠影中了*术无法脱困,他屈尊降贵跑到葵卯的意识当中费心费力的把他叫醒。看,他是多么的重视对方。

    偏偏葵卯就能理解成尊上觉得他太弱了,要更努力更警惕,争取不要拖累尊上成为负累。

    而对方的亲吻也被他认为是尊上叫醒他不得已的手段。为了惊醒他还要劳烦魔尊大人亲吻一个卑微的仆人。葵卯感动极了,尊上也挺不容易的。

    ……所以说,对于葵卯这样脑袋里边直来直往的人,就不能太过含蓄!

    祁弑非的身影变淡消失,葵卯做了一番检查准备。

    刚才的经历虽然是幻境,可是跟他重生前的经历是差不多。葵卯不知道祁弑非是什么时候来的,看到了多少。

    这个时候葵卯只是庆幸魔尊大人因为情况不允许而没有多问。

    青年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借由这次中了*术而让尊上看到了他重生前所经历的那些。

    碍于葵卯所发下的誓言,他必须缄默,守护一切跟陵墓相关的事情。他不能亲口对任何人说,要不然就要遭受很严重的惩罚。

    可是魂誓偏偏让祁弑非通过青年的半个灵魂知道了内情,并且巧妙的绕过了守墓人誓言,成了一个盲点。

    葵卯觉得这个时机太不好了,就在赤炼魔域的事情发生之前让魔尊大人看到,还能早点认清楚白扬帆的本质,也能避免被石子墨暗算。现在让尊上知道了,还能有什么用处?倒是显得他隐瞒这一切很是罪过。

    葵卯纠结了一番事后该怎么跟尊上解释,想也想不清就暂时丢开。意识缓慢的上浮到最上方,青年再一次的睁开眼睛。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弧度优美的下巴,他的视线上移,那双琥珀色的双眼毫无感情的、漠然的看着他。

    祁弑非离的葵卯很近,近到半个手臂的距离还不到。

    原本这么近的距离,只会让葵卯感觉紧张心跳、面红耳赤,然而这一次葵卯却浑身发凉,头皮发麻。

    尊上虽然也会冷漠的、冷淡的、冷酷的看人,可是那跟现在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那是一种黯淡的、没有情绪的、麻木的冰冷!

    葵卯心中的危机感大涨,他的直觉告诉他要赶紧逃走。可是站在他眼前的人是尊上啊,他怎么能做出在对方面前逃走这样荒唐的事情来?

    “尊上?”葵卯小心翼翼的呼唤。

    祁弑非占据了他所有的视线,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其他的人。

    “杀了他。”一个朗润醇厚的声音说道。

    葵卯心中一惊,这才移动视线往祁弑非的身后看过去,那里站着一个人,一个印刻在他记忆里,化成灰他也不会忘记的仇敌。

    御灵宗的宗主周壁!

    就是他,带领了一群道修杀进了陵墓当中!覆灭了狱天宗最后的希望,葵卯临死之前的最终一战,战斗的对象正是他!

    “周壁——”葵卯的双唇开合,挤出对方的名字,还不等他想什么,祁弑非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洞穿了他的丹田!

    血滴滴答答的落在雪白雪白的地面上,很快就浸染的雪面凹陷下去,染红了一大片。

    剧痛让葵卯蹙眉,他困惑又不解的看着尊上的脸,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听从对方的命令。

    “尊上……”葵卯再一次的呼唤。

    却只是换来了祁弑非握住他的魔种,捏爆了它!

    “嘭!!”

    饱含着真元的凝魂境魔种在大乘境尊者的手中轻而易举的就被粉碎掉。

    这对祁弑非和周壁微不足道的力量却炸的葵卯几乎粉身碎骨,他神魂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四肢的骨头悉数骨折,五脏六腑破碎。葵卯喷出一口鲜血,血沫让他不停的咳嗽。

    “咳咳……尊上,您怎么了?”葵卯无力地瘫软在地上,仰望着没有表情的祁弑非。

    都在这个时候了,青年唯一担心的还是他的尊上,丝毫没有想到自己的生死。

    每每他呼唤对方的时候,魔尊大人总是会回应他,就算是不说话,也会用那双漂亮的琥珀色双眼看着他。

    可是现在,祁弑非只是直视着前方,没有回应葵卯的呼唤。

    不敢置信的,葵卯终于确定,祁弑非的神魂出现了问题。

    刚才祁弑非还在他的意识当中以自己的意志说话活动,现在却好像被人控制了一样。

    那时祁弑非只是说中了道修的*术,他轻易的摆脱了,所以葵卯压根就想象不到,这个道修竟然会是道修天尊周壁!

    怪不得那个时候尊上会说耽搁的时间太久,恐怕会生出变故。

    葵卯悔恨不已。他愧疚的想到,如果不是因为他,祁弑非根本就不可能会落入到周壁手中当中!

    葵卯吃力的扭过身体,双眼仇恨的看着周壁:“你到底把我家尊上怎么了?!”

    周壁置若罔闻,他站的并不是很近,和俩人保留出来了足够灵活机动的距离和空间。

    他没有分出一点点的注意力给倒在地上的青年,反而是略惊奇的自言自语:“奇怪,难道我的操纵术失效了吗?”

    周壁是很谨慎的。

    祁弑非的大招相当的厉害,在赤炼小秘境当中烈熠没有及时逃开,硬是给生生的冻僵在原地。

    能够一招制住大乘境的至尊强者,蝉不知雪可以当之无愧的被称为顶级法术。

    那极度的深寒,饶是周壁躲闪的快,却还是被冻伤了皮肤。

    本来周壁对祁弑非就足够看重,这一下更是提高到了忌惮的程度。

    周壁没有那么容易放弃。他等了一阵,见这冰雪停止了蔓延,估算出来了它的威力,就用真元防护好,又闯进了这个风雪世界。

    祁弑非的大招虽然厉害,却只是短时的大范围招式,并不是一个持续性的法阵。

    周壁坚持的时间越久,反倒状况越来越好。等到他终于赶到了风雪的中心,却看到祁弑非抱着那个青年双双倒在地上。

    周壁很惊奇。

    他听闻过祁弑非此人,恣意张扬、冷厉霸气,他独来独往,性格孤傲高冷,鲜少听说有人能跟他亲近往来。

    所以见他那会儿会顾忌周壁的攻击会伤害到那个青年已经让他惊讶,这会儿祁弑非竟然会选择率先拯救这个青年而不是离开这里就更让他震惊。

    周壁趁着祁弑非没有防备之下对他施展了傀儡操纵术,很轻易的就成功。

    简单的周壁不敢相信,会这样轻易的就控制了对方。

    可是接下来顺利的发展又不得不让他相信自己的好运。

    他控制了祁弑非的身体,当祁弑非的神魂从青年的意识当中返回的时候,被周壁守株待兔一下子袭击得神魂烟消云散了。

    为了防止有诈,周壁直接用傀儡操纵术命令祁弑非杀死这个他重视的青年。如果祁弑非是伪装,那么他一定会有所异动。

    祁弑非倒是很听话的动手。

    可是却只是捏爆了这个青年的丹田,虽然他看起来濒临死亡,可是不是还没死吗?

    周壁慢慢的靠近到双方。

    那个青年用愤怒仇恨的目光看着他,周壁不疼不痒,不过是一个废人。

    周壁手上覆盖一层真元,他缓缓的伸向祁弑非。祁弑非一动不动的任由他握住了自己的真脉命门。

    直到这会儿,祁弑非被他掌握了真脉命门,周壁才敢彻底相信祁弑非是真的被他控制住了。

    周壁难掩自得,心中很是得意欢喜。

    “不要用你的脏手碰他!”葵卯气喘吁吁,竭力翻了个身,伸出满是鲜血的手拽住周壁的长袍。

    周壁不悦的皱眉,抬起一脚就想要直接把葵卯踢死。

    就在他动了杀机的那一刻,一直没有动静的祁弑非却轻轻挣脱了他的手,迈前一步挡在了青年的身前。

    周壁一惊,他赶忙防备起来。

    祁弑非还是那样不言不语,目光麻漠然的看着远方。好像刚才他迈步挡道青年跟前只是周壁老眼昏花了一样。

    明明刚才都被摸了真脉命门都没反应,现在他只不过是露出了杀掉这个青年的意图就引起了这个傀儡的不正常反应。

    周壁终于正视起了青年。

    这个年轻人到底有什么不同?

    周壁一个法术探测扔在只能苟延残喘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青年身上。

    寒冷逐渐散去,极热然后极冷造成的气流变动,让风向边的不可捉摸。

    一股邪风卷过,周壁硬是打了一个寒颤。

    他不是冷,而是被惊吓的。

    周壁用诡异而不可置信的眼光看了看祁弑非,然后又看了看趴在地上颤颤巍巍试图攻击他的青年。

    他来回的看着,他反复的看着。然后他捂着眼睛,仰天一声惊叹。

    祁弑非,南境魔尊,果然是一个不可捉摸的奇葩!!

    这青年对他发下了魂誓不稀奇,稀奇的是一个大乘境的魔尊竟然会对另外一个修为不及的男修也发下了魂誓!

    怪不得他要杀对方祁弑非无意识的也要阻止,这是因为这两人的性命现在完全绑定在一起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