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5章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祁弑非是纯灵体。

    这就是他为什么会一次又一次遭遇厄运的原因,也是他为什么一次又一次被出卖换取利益的根源。

    最初祁弑非还小,根本就不知道纯灵体有多么的罕见,于是被他第一任师尊轻易的哄骗走卖给了第二任师尊。

    第二任师尊虽然尽心尽力的教导他修炼,却始终闭嘴不谈他的天赋体质。等到祁弑非条件达到了狱天宗的最低标准,就转手把他卖进了狱天宗。

    而第三任师尊最后却揭露了这个机密,告诉他纯灵体有多么的珍贵罕见,是用来做鼎炉最好的体质。

    连师尊都会因为这个体质而迫害他,就更别说其他得知他是纯灵体的修真者的贪婪了。

    把最后一个知情人杀死之后,祁弑非转换了修炼功法,刻意改练自己创建的寒灵心诀。这套功法独特的具有冰寒性质,可以掩饰纯灵体真元的纯粹。

    祁弑非逃离了东渡洲,在深渊当中建立了洞府,修炼到了瓶颈之后需要历练也不敢回东渡洲,反而是去了西泗洲。

    他知道只有自己足够强,有足够的后盾,才不会再有人敢打他的主意!

    于是等到他成了化神境之后,就回到东渡洲对狱天宗的宗主发起挑战。

    纯灵体的天赋体质非常的好,领悟力强,汇聚灵力快,转化真元快。尤其是在战斗当中,转化真元快再配合寒灵心诀这种可以站着移动着修炼的功法,就成了祁弑非制胜的法宝。

    祁弑非就是凭借着这些击败并且驱逐了上一任的宗主,取而代之。

    而在小秘境当中,他也同样如此汇聚起了足够杀死石子墨的真元。

    因为纯灵体这个罕见的体质,祁弑非遭受了很多的苦难。

    所以当他看见西泗洲的纯灵体过的那么顺遂恣意,受到师尊乃至宗门上下,甚至整个道修的热捧的时候,祁弑非就不由的心生戾气。

    妒忌、愤恨、不甘,让祁弑非难以心情平静下来。

    那些负面情绪让他想要把对方脸上的自信明朗破坏,想要把对方从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的位置上拉下来,让他想要看到对方堕入绝望,同样被那些负面不堪的情绪污染。

    不过祁弑非终究还是一个大乘境的修真者,很快这些情绪就被他压了下去。

    但是,让他就这样看着对方什么都不做可不是他的性格,最后他就萌生了把对方充作自己鼎炉的想法。

    祁弑非从还是凡人的时候开始修炼一直到大乘境为止,从来都没有用过鼎炉这东西。

    还是因为他的体质原因,让他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与自己匹配的。别说匹配,连高度相似都不可能有。

    而就在他大乘境,修炼速度开始慢了下来的现在,白扬帆就这么自己送上门来,让祁弑非都觉得这是上天的意志。

    白扬帆是个凝魂境,这个境界的做鼎炉还不够祁弑非塞牙缝。

    所以,祁弑非就改弦易辙,先交好对方,等对方修炼到起码化神境了之后再下手。

    他原本计划的很好,也很顺利。

    白扬帆表面看起来很聪慧,人其实也挺机灵聪明,不过见识还是太少,轻易地就落入了瓮中。

    期间祁弑非也觉得无趣,不过对方的成长还是让他有所期待。

    可是后来,青年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葵卯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祁弑非的注意力。一开始他只是觉得对方有趣,可以放在身边近距离的观察解闷。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事情一件一件的发生,青年取代了白扬帆,让祁弑非更加的看重。

    但是这种看重却是截然不同的。

    白扬帆只能让祁弑非生出戾气,可是葵卯却让祁弑非的心情鲜活了起来。

    最终,青年把祁弑非心中的戾气全部化解,让他觉得白扬帆就犹如尘埃一般不再值得一提。

    白扬帆看着祁弑非虽然带着笑,却浑身满是寒意,他就绝望的知道自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如果对方是个普通的魔修,他还能趁着对方不注意的时候逃脱。可是纯灵体怎么会不知道纯灵体的优势呢,祁弑非绝对不会放过他。

    白扬帆双眼瞳孔紧缩,恐惧的看着祁弑非的手缓缓的伸向他……

    祁弑非收回掌心,伫立在原地的白扬帆神情木然,双眼毫无神采,没有一点点的人气,整个人如同一个傀儡人偶。

    祁弑非没有杀死白扬帆,他相信御灵宗这么看重白扬帆,肯定会留有他的命牌。他挥了挥手,就把这个没有神智的傀儡收了起来。

    祁弑非的手上捏着一股精纯的真元力量,他转身走到葵卯的身边弯下腰,单膝跪地的把青年抱在怀里。

    他看着葵卯闭着的脸庞,对方此时脸色有点苍白,嘴唇也可怜的干燥的裂开。祁弑非眼神复杂,他用手指按了按青年的唇瓣,责备的说:“你除了和人同归于尽、自爆之外能不能想点别的像样的办法?”

    要说葵卯全无后顾之忧也算是一个坏事,但凡他想着点自己,想着点他的尊上,就不会毫不犹豫的拉着别人一起去死。

    动不动就拿自己的小命去玩,这个毛病,得改!

    祁弑非暗自下定了决心,手腕一翻,就按压上了葵卯的丹田。从白扬帆那里抽取的真元源源不断的输入到了葵卯的魔种当中。

    这,其实才是祁弑非让葵卯跟他一起来找白扬帆的打算。

    掠影卫因为本身的特殊性,就算是想要劫掠别人的真元也没有办法转化吸收。

    不过,这个世界上也不是没有万一,像是纯灵体所蕴含出来的真元就能够被掠影卫们所直接吸收。

    不只是掠影们,但凡是魔修都能够从纯灵体的身上得到自己想要的。

    葵卯身上的伤已经被祁弑非医治好了,魔种里边又被塞满了真元,很快他就从昏迷当中醒了。

    青年张开眼发觉自己躺在地上,他便一个灵活的动作跳了起来。葵卯机警的扫视了一周,一眼就看见了旁边站立着的祁弑非。

    “醒了?”祁弑非面无表情的说。

    “属下失礼,还劳烦尊上在此等候。”葵卯干脆利落的单膝跪地请罪。

    自从尊上那个古怪的“不许随随便便的行大礼”之后,葵卯为了保险起见,都是行半礼。尽管有的时候他因为这样不恭敬而内心不安,祁弑非却没有再一次斥责他。

    “你本事挺大啊,动不动就跟人同归于尽。不是自爆魔种,要不然就是扑上去拖着别人跟你一起往空洞里边钻。”祁弑非不满的说。

    葵卯内心叫遭,他这不知道怎么又惹得尊上不快了。

    葵卯垂着脸,愁眉不展。

    “抬头。”

    青年收拾干净脸上的表情,抬头毕恭毕敬的看着祁弑非。

    祁弑非冷冷的对他说:“你的小命和你的身体都是属于本尊的,不许你有任何的轻慢和不谨慎。明白吗?!”

    葵卯愣了一愣,祁弑非的表情危险了起来,他一个哆嗦,立刻响亮答:“是,属下遵命!”反正不管怎么样,先答应总是对的。

    祁弑非满意了,语气和缓的说:“你要是没有什么大碍,这就启程赶往西泗洲。”

    西泗洲?他们要去西泗洲,不回东渡洲?

    葵卯意外的看着魔尊大人。

    他倒是没有问白扬帆怎么样了。看到祁弑非站在这里,而他身上丝毫没有外伤不说还真元饱满充沛,就知道白扬帆是什么下场了。

    迟疑着,葵卯问:“尊上?我们不回东渡洲?”

    作为忠心耿耿的属下,青年绝对是指着东绝对不说西的听话。这样偶尔敢提出疑问的样子,反倒是显现出了他与祁弑非的亲近。

    祁弑非对于小掠影的疑问,一般是很乐意回答的,更何况这次他还是专门为了对方去的。做好事不让当时人知道,那怎么能行。以这个青年的迟钝,说不定到最后都没办法领会他的好意。

    “我们要去一趟西泗洲的秋椋秘境。”祁弑非月白色的外衫长袖摆动了一下,他微微侧身,望着深渊深处,“那里的有一味必要的炼丹材料。”

    葵卯的疑问得到了满足,他本来就只是疑惑为什么要去西泗洲而已,至于尊上要什么材料,练什么丹这么具体的问题青年才不好奇。

    而这边祁弑非还在等对方接着问,青年却不说话了!

    祁弑非气结的回头看了他一眼,沉闷的板着连说:“走了!”当下就起身飞了出去,葵卯见状赶紧跟上。

    俩人一路沉默不说话,祁弑非是郁闷,而葵卯则是习惯。

    俩人赶了几天路,终于到达了这边的营地。这边的营地也同样是在一块大石上,只不过比起雷霆岛,这个名字叫做红山岛的地方规划非常的整齐。

    建筑都是用从大陆上运来的材料修建的房屋,整齐的排列成四横四纵。街道上干净整洁,人来人往,魔修道修互不干涉,可以看得出来有专人的维护秩序。

    “到了这里就是深渊当中魔修的最后一个落脚地。”祁弑非冷冽的声音传音到葵卯的脑海当中。

    尊上肯主动跟他说话,着实让葵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传音道:“我们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吗?”然后他才反应过来刚才尊上话语当中的意思,他皱着眉毛问:“怎么这边跟东渡洲那边出口不是一样的环状平台?”

    祁弑非赞赏的看了小掠影一眼:“不错,这边的出口不在海中,而是在天上。”

    第45章

    “天上?!”葵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祁弑非点头:“没错。正是因为是在天上,那些道修才没有办法彻底杜绝魔修们到西泗洲去,索性后来他们放弃了这个毫无意义的行为。”

    跟东渡洲这边深渊出入口正好相反,那边的出入口在天上,没有一定的本事或者是钱财乘坐飞船,根本就别想度过这个出入口。

    西泗洲跟东渡洲虽然以前同属于一个起源,不过后来分别两地造成了完全不同的风土人情。

    西泗洲这边并不禁止凡人们建立国家,这边的国家林立,分分合合,打的非常热闹。

    而那些道修们并不管那些凡间俗事,划地而居。只是在每隔几年的时候,会去凡间选拔一些具有修真天赋的孩子充实自己的宗门。

    而这边的深渊出入口,就在一块空旷的荒野之上,这个地方被称为望天荒原。荒野的中心有一个常年不停旋转的龙卷风,龙卷风是天空中一个幽深的洞口造成的,而这个洞口就是深渊的出口——望天蚀。

    望天荒原这块地方土地贫瘠,常年刮大风让凡人没有办法在这里生活。而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并没有灵脉也就让这里不被修真者所喜爱。

    但是因为这里是重要的出入口,到底道修们不能完全的不管,就在荒野的下边修建了一座地下城,叫做的望乡城。

    传说这个名字是最初道修们怀念东渡洲才起的这个名字。但是后来渐渐的又有人传说是因为从这里离开西泗洲这块大陆,回头眺望家乡才命名。人们也就不说怀念东渡洲是家乡的话了。

    西泗洲的修真者对东渡洲的复杂感情,从这个名字的传说演变就可以看的出来是多么的矛盾。

    被带到这块土地上的凡人也是从东渡洲来的。可是凡人的寿命不长,只是短短的百年而已。他们早就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祖先最初是从东渡洲来的,也只还有那些修真者们还记得。

    祁弑非没有什么需要在红山岛进行准备的,他只是带着葵卯短暂的停留了一段时间之后,就离开了红山岛。

    又走了几天的时间,他们终于来到了望天蚀。

    在虚空当中,一个被一层金黄色光晕笼罩的光斑格外的显眼。一开始葵卯还以为那是什么极端异象,却没想到祁弑非径直的带着他往那个方向飞了过去。

    随着他们靠近,慢慢的光斑逐渐的越变越大,最终变得比起东渡环那边的深渊漩涡不相上下的巨大。

    葵卯又一次被深渊当中的奇异景观所震撼。

    从这个方向看过去,能够看到望天蚀对面肆虐的狂风卷着沙尘,一股极强的吸力附着在望天蚀的洞口。

    这一次可没有梭子船,只能凭借己身的能力来度过这个蚀口。

    道修对红山岛的掌控是很严密的,来往望乡城和红山岛之间的飞船并不会搭载魔修。而走私船在这里几乎没有生存空间,任何船只只要敢搭载魔修前往西泗洲,都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双方面对对方的到来是完全相反的两种态度。

    魔修那边虽然没有公开欢迎,不过也从来不拒绝。这是因为魔修们想的很好,这些道修们去了东渡洲,也就省得他们专门跑去西泗洲劫掠鼎炉了。

    而魔修们跑到西泗洲,大部分的原因不是去秘境探险就是要抓鼎炉。本来西泗洲现在的资源经过数万年的消耗就已经很紧张,就算是去秘境也理所当然的不会受到道修们的欢迎。

    更严重的就是血炼和魂祭的修士,这两种最让人不齿,他们只会在西泗洲上大开杀戒,收集鲜血和神魂。

    整块西泗洲上,除了几个散修联盟的地盘,魔修们都要尽量隐蔽自己的行踪,以免引起那些卫道士们的围剿。

    “在望天平原附近,最近的一个散修联盟是书链群岛,如果之后你再来西泗洲可以去那里落脚。”祁弑非对着葵卯指点道。

    葵卯却说:“属下要不是随尊上一起,怎么可能会再来这西泗洲?尊上去哪里,属下就在哪里。”绝不会离开尊上一步的心思,就直接的写在青年的脸上。

    祁弑非让他这样直白的告白弄的不自在的垂了一下眼帘。

    这小掠影对他的感情越发的不知道遮掩了……

    魔修们都是很直接很率性的表达自己的意愿,所以尽管葵卯越来越*奔放,祁弑非却是不能斥责他的。

    随着葵卯的话语,祁弑非的内心也泛起了一点点不自控的波动,他知道自己已经被这小掠影给慢慢的动摇。只不过出于魔尊大人的骄傲,祁弑非却还是不肯让对方知道。

    他冷淡着脸说:“本尊只是教导给你知晓,该怎么在这西泗洲生存,你总该有个准备。”

    葵卯低声的应是:“属下多谢尊上教诲。”

    祁弑非又觉得他的喉咙发痒,让他非常想要咳嗽一下。硬生生忍下这有*份的冲动,祁弑非摆了摆衣袖,低声沉喝一声:“走!”

    说完这句话,他不给葵卯反应的时间,直接甩开袖子把青年卷起来,向着望天蚀的方向扑了过去。

    葵卯眼前又一阵朦胧,眨眼间又被魔尊大人随身携着了。好在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更不是初时发现自己被尊上贴身带着而紧张的浑身僵硬的时候,葵卯已经逐渐习惯,淡定的等着。

    祁弑非不是第一次来西泗洲,他周身充斥着真元,很是简单粗暴的就那么直接穿过了望天蚀。

    天地间一股龙卷风疯狂的卷动着,地面上早就承受不住这股力量,被风钻出一个深深的裂缝峡谷。

    修为的修士可以借助风旋转的力量脱离龙卷风的范围。而那些顶级修真者则可以硬是逆风而行,脱离龙卷风肆虐的区域。

    落地之后,葵卯被祁弑非放了出来。

    “尊上,我们直接去秋椋秘境吗?”葵卯恭敬的问。

    祁弑非想了一下,就说:“秋椋秘境的位置距离望天平原很远,这一路上如果我们一直避让伪装,要耽搁不少的时间才能抵达。”他看了看专注的看着自己的青年,“既然这样,我们不做伪装,就这样直接在道修的地盘上通行。你敢跟我一起吗?”

    葵卯当然没有什么不敢的,很利索的点了点头。

    不管是道修还是魔修,修行出来的真元起初都是很类似的。而没有劫掠过其他人的真元的魔修根本就和道修没有什么区别。这也就是为什么道修能够在东渡洲伪装之后安全行走的原因。

    而魔修们劫掠者的真元驳杂,浑身上下总是有一股让人不舒服的真元暴戾感。血炼修真者运动功法自然就有一种血腥的气息,魂祭则是一种阴森寒冷。

    祁弑非因为他的成长经历,从来也不曾用过鼎炉,更没有劫掠过他人的真元。纯灵体本身的真元纯粹,让他佯装起道修来信手拈来,毫无破绽。

    葵卯则更加的简单了,把魔种取下来,活脱脱就是一个炼体境的凡修。

    谁会怀疑一个凡修会是东渡洲来的魔修呢?

    在这块西泗洲上葵卯从来没有想到会遇见熟人,所以他毫无防备的任何遮掩也没有做,就那样直接在道路上走。

    于是当他被人按住肩膀叫出名字的时候,才会连魂儿都吓掉了。

    “葵卯?!”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当中响起,与此同时一只手掌也直接按住了他的肩膀。

    葵卯被这一下惊的神魂巨震,连手里边捧着的小吃都吓的掉了满地。

    “抱歉,吓到你了。”

    那人看他掉了满地的东西,松开手歉然的说:“我只是特别惊奇,怎么会在这个地方见到你。”

    葵卯定了定神,这才扭头看那人的脸。猛的一看这张脸熟悉又陌生,很快葵卯就认出了对方。

    “茂辰?!”葵卯惊愕的瞪大眼睛,看着这个掠影当中的小头领。

    “正是我。你怎么会在这里?”茂辰蹙了蹙眉毛。

    葵卯左右的看了一下,没有人在注意他们,于是就把茂辰引到一边低声的说:“我是个尊上一起来西泗洲历练的。”

    茂辰望着他眨了眨眼,然后又眨了眨眼,最后才憋出来一句:“你还真跟尊上在一起了!”

    茂辰一脸的不敢置信,好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三观都被碎裂的样子。

    掠影之间私下里是不允许往来的,他们之间也只能在小旁峰掠影卫的据点互相交换一下消息。

    所以葵卯被调走到九极峰做了内侍的消息,在狱天宗的掠影卫们都知道了。掠影卫尽管规定严格,可是他们也同样是人,也有好奇心,私底下都想过为什么一个一品的掠影卫会被调到整个狱天宗最为森严的地方去。

    有人开玩笑的说,是不是因为这葵卯得了尊上的青眼?

    其他人嘴上不说,也或多或少会猜测,而这个茂辰就是猜测的更加离奇一些。听说魔尊大人这些年男女不近,这难得的抬举一个人,不会真的有什么情况吧?

    这疑惑随着葵卯三年多没有音信而搁置,今天在西泗洲意外的相遇,对方还跟尊上在一起,这不就是说明他的猜测成真了?

    茂辰反倒是被这个真相给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