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时已经是隆冬离开,大地回暖的季节。

    为了避开遭遇修真者的可能,祁弑非决定走凡人的路线到横连冰川去。

    这日他们在枫若郡的一个不大的小镇落脚。

    原本葵卯是想要补充一点干粮就赶路,可是祁弑非实在看不下去他只吃那些应急干粮。坚持到旅店去住宿一晚,让葵卯正经的吃上一顿热乎饭。

    葵卯没想那么多,只是以为接连的赶路让祁弑非感到疲累了。

    于是俩人住店之后,葵卯又忙前忙后的伺候祁弑非。

    祁弑非无语的制止了他,他是为了犒劳这段时间青年的辛苦,可不是又要增加他的工作量。

    “这镇上不知道哪家的吃食最好,到哪里要上一桌酒席。这些日子你也没能好好的吃上一顿饭,今晚就好好的享受美食吧。”祁弑非淡淡的说。

    青年愣了一下,他这才明白尊上是为了他才决定在此停留一晚。

    他感动不已,祁弑非很享受被他这样注视的目光,他从自己的纳物法器当中取出一块灵石丢向葵卯:“你去吧,不必管我。另外,记得买些好酒好饭路上带着吃,不要只是买那些让人食不下咽,看了就倒胃口的东西吃。”

    青年诺诺的答应了,然后转身关好门扉。

    葵卯又不是自虐有毛病,他为什么不去买那些口感好味道佳的食物吃,还不是为了自己的男神考虑。

    总不能每次都是他吃对方看着吧,偶尔一次两次还行,一路上都是如此,葵卯都觉得汗颜了。

    可是葵卯又不能不吃东西,毕竟他没有蜕凡境,还是个*凡胎。于是他只好吃一些难吃的东西,不去享用那些美食。

    祁弑非宴请白扬帆的那顿千年馥鹭的奢侈排场,葵卯还记忆犹新呢。

    他不会烹饪技能,俩人现在也没有办法去抓些灵兽用来烹调。所以吃的都是凡人所吃的食物,这些稻谷制作的食物没有一点灵气。青年自己吃着都味同嚼蜡,就更别说让挑剔又喜好奢华祁弑非吃这些东西了。

    葵卯把祁弑非给他的灵石收好。不是他舍不得花用尊上给的灵石,而是祁弑非随手丢给他的是一块上品的灵石。

    在这凡人的世界当中,流通货币可不是灵石这种只有修真者才能够使用的东西,在这里要花费的是金、银、铜币。时隔千年再次回到凡间,祁弑非已经全然忘记了这点。

    好在葵卯没有忘记。

    葵卯身上所有的也只是在修真者之间交流用的灵石和灵丹,不过他此前曾近为了可能再次发生的追杀而准备了一些会用得上的东西。

    葵卯趁着天色还没有完全的黑下来,拉了拉脑袋上的帽子,和外边包裹着的衣衫低头走进了路边的一个规模装修都不错的草药堂当中。

    “店家,你这里收不收药草?”葵卯压低了声音的问道。

    店老板正在清点白天的经营收支,头也不抬的说:“收,当然收。”

    葵卯故意把手伸进了衣兜里,实际上却是从纳物圆扣当中取出了一个用纸包裹的小包。

    “你看看这个,然后给我个价格。”葵卯直接把那纸包放在柜台上。

    老板停下手中的活,把纸包打开。

    那纸包的挺结实,从表面一点也看不出什么直到打开里边才看见原来里边是一只百年分的老参。

    “喝——”老板惊讶的出声,他小心的把那老参从纸包里边捧起来仔细的看了又看,然后对葵卯说:“这百年分的老参近些年可不常见了啊。小伙子,你运气可真是不错。”

    然后他点亮了店铺内的灯光,仔细的看着这颗老参的品相,边看边不着痕迹的赞叹。

    这根老参品相完好无损,也经过合格的处理,属于上佳的药草。

    “这根人参,本店收了。你这人参品相很好,我也不让你吃亏,就给你五十两银锭吧。”

    逻垣大世界的凡间物价并不是很高,五十个银锭足够一个人吃穿不愁的过一辈子了。

    如果是前生那个刚刚接触凡间的葵卯说不定就答应了,只可惜他现在已经知道这颗老参能够卖上多少钱了。

    青年也没有说话,只是上前从老板手里把人参拿回来用纸从新包上。

    老板却有点着急了:“哎呦年轻人性子不要这么着急,你对这个价格不满意咱们可以再谈,再谈啊!”

    青年压低声音沉闷的说:“你根本就没有诚意。我打听过的,如果我拿这颗参到省府去,能卖出三百两的高价。”

    老板按住葵卯的手,说:“你自己也说啦,那是去省府,咱们这边可没有那么多有钱的人家。所以价格自然要低上许多,好了好了你不要走,我给你一百两!”

    青年看也不看他,继续抽手。老板急的鼻子都冒汗了:“我再加五十两!”

    片刻之后,老板拿出一托盘整整十五个银锭。

    葵卯满意的看着托盘上的银锭,用一个布口袋把这些银锭装起来,他装了十四个,剩下一个在外边。

    青年拿起银锭就那么在老板的眼前,用手指像是掰脆饼一般,把银锭一块一块的都给掰碎了。每一块都均匀的掰成一两左右的大小。

    老板看得冷汗直冒,这那是手啊,根本就是老虎钳子!

    “大侠,您要是想要换成零的,我这里也有啊。您这何必呢……”

    青年抬起眼皮看他,随后又从布袋子里摸出一个银锭子递给他:“那就麻烦老板帮我换了。”

    老板无语的接过这锭银锭,去后边给葵卯换成一两的碎银。

    葵卯也只是用那手段震慑一下这家店的老板,他没想到这老板竟然能够一下子拿出一百五十两的现银,他还以为是要给银票。

    虽然现银让他更省事,可是他却不得不提防这家能够一下拿出这么多现银的店铺的背景,以免引起不必要的事端。

    这百年老参在这草药堂当中很是名贵,可是在天涧山脉当中却是最没用的一种。

    人参这种东西虽然对凡人来说大补,不过一旦蜕凡,这人参的效力就小到几乎没有。唯一能让他们感受到效力的也只有千年以上的人参了。

    于是天涧山脉当中的人参野生野长根本就没有人理,也只有葵卯为了凡间行走方便才弄了一些百年份的等着换钱用。

    离开了这家草药堂,葵卯在街上走了一段,发觉没有人尾随,这才走到一个角落里把银锭子都收入到纳物圆扣当中,身上只剩下一些碎银和一个银锭。

    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葵卯怕尊上等得着急,就赶忙跑到主街一家三层楼高的酒楼要了最上等的一桌酒席,付了十两结清了账,葵卯就又赶紧回到了旅店当中。

    “尊上?”葵卯轻轻的敲了敲门,过了好一会儿,门扉才打开。

    葵卯走进去,却看见祁弑非背对着他盘膝坐在客房的榻上。

    “?”葵卯不解的看着祁弑非的背影,天已经黑了,干嘛还坐在塌上入定,窗户外边又没什么好看的。

    葵卯看见祁弑非貌似在入定,于是也不敢打搅,等到酒席送来了之后他也没敢惊动祁弑非,而是叫人送到新开的一个房间里,自己吃了。

    而默默背对着他入定的祁弑非等他走了才撑着下巴歪歪的靠在一旁,目光望着窗户外边黑乎乎的夜色发呆。

    他神念几乎已经是习惯性的在葵卯出去的时候就跟上了,自然是看见他用那草药换了凡间的钱。

    于是祁弑非立刻就被打击了。

    本来说是要犒赏葵卯的,结果这顿饭还是让青年自己想办法掏了腰包,怎么不让祁弑非郁闷。

    身为尊上的尊严何在?

    尊上不就是应该要包圆属下的吃穿住行吗?

    穿被拒绝了,吃又失败了,好在用勉强被接受了。要不然祁弑非内心就更萧瑟了。

    这天葵卯饱饱的吃了一顿美餐,镇上的知名酒楼厨子手艺不是盖的。虽然比不上倒霉的钱四平,不过足以满足葵卯的味蕾了。

    葵卯打包了一些荤菜和饭食,用木盒装好放在纳物圆扣当中,终于不那么让祁弑非看不过眼了。

    葵卯雇佣了马车,跟随一队商队,让俩人的行踪更加的隐蔽。

    这队商队虽然行进的速度不快,不过却接连穿越了好几个郡,来到了凡间当中最靠近横连冰川的地方。

    到了这边,商队就不能再继续前进了,再往前走都是禁区。是属于修真者的地域,要是贸然闯进去,死了都没处去喊冤。

    “尊上,接下来的路程我们必须要走这边了。”

    葵卯站在边境上看着祁弑非。俩人已经完全脱下了伪装的外衣,换上了日常的衣服。他们从赤炼魔域的边缘走到这边足足用去了三个月的时间,现在都已经进入初夏了。

    “前边是彤德郡吧?”祁弑非的眼睛眯了一下。

    “正是。彤德郡是由一个松散的散修联盟所把持,要去横连冰川就必须要穿过这里。”葵卯的视线担忧的盯在男神的背上。

    祁弑非没好气的内心叹息,他到底是有多么的没用。才会让这个小掠影在四个月之后还把他当做玻璃人一样小心的对待。

    “哼。”莫名的冷哼了一声,祁弑非声音冷冽的说:“既然到了这边,我们也不比继续装作凡修。我伤势虽然没有痊愈,不过装作一个归元境的修士不成问题,接下来的路我来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