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出乎意料的祁弑非竟然露出了一个危险的微笑,“从见到白扬帆那刻起我就知道狱天宗当中有人背叛了我。”

    石子墨那得意的心情顿时一滞,他脸色稍变,怀疑的看着祁弑非:“你怎么猜到的?”石子墨确认他的计划非常的完美,不可能出一点意外。

    祁弑非说:“传讯符在这里只会被烈熠的法阵拦截了,根本出不去。而你则早就预料到了他会向我求救,于是在白扬帆被困的时候就发出了冒充他求救的传讯符。只可惜白扬帆比你预料的有骨气一点,他坚持了三日才发传讯符。当他真正发出传讯符的时候,我却已经接到了你伪装的那一份。”

    石子墨一听竟然在这里露出了破绽,不由的暗怒。白扬帆在这个时候拖延三天才求救哪里是有骨气,根本就是狂妄自大吧?!

    祁弑非说:“我给白扬帆的传讯符上有我的独门标记,这种传讯符只有几个人有,而你正是其中之一。”

    石子墨阴狠的说:“就算你猜到了又怎么样?还不是落入了圈套,成了瓮中之鳖。”

    祁弑非诡异的勾了一下唇角,意味不明的看着石子墨:“是吗?”

    石子墨刚才用这种眼光看白扬帆,而转眼间祁弑非就用同样看无知之人的神色看着自己。这让智珠在握,自信自负的石子墨气血上涌,眼睛一下子红了起来。

    他厉声喊道:“祁弑非你少来虚张声势!你以为我会被你吓住吗?!你真元不足、气机迟滞、紫府受创,怎么能从我们俩人联手当中逃得性命!”他顿了顿,说:“不过只要你把狱天宗的宗门秘宝交出来,我就给你一个体面,让你自爆真元。”

    祁弑非眼中闪过一道诧异,宗门秘宝?

    石子墨见他脸上神情微动,紧跟着又说:“你不用假装不知道,就是那样传闻当中可以让人直接晋升到登羽境的宗门秘宝!”

    烈熠魔尊也跟着说:“不错,正是这件秘宝。只要你把它交出来,我可以让你死个干净,省得留下遗体被磋磨成法器糟践。”

    祁弑非目光闪了闪,冷笑一声:“我可从来不知道狱天宗还有什么能让人晋升到登羽境的秘宝,烈熠魔尊,我尊敬你是前辈,才愿意好言相告。如果这石子墨是用这个条件来跟你约定,那么你肯定上当了!”

    他神情郑重,言之凿凿的样子让烈熠不由的一怔,烈熠转头看石子墨。石子墨当即说道:“狱天宗绝对有此秘宝!尊者如果怀疑,我愿意发下魂誓向您保证!”

    听到魂誓这个词,烈熠不由的动容,动摇的心思瞬间坚定了起来。

    魂誓是逻垣大世界最狠毒的誓言,这个誓言将把发誓者的神魂分裂成两半,一半被束缚在受誓者的手里,如果受誓者不满,随时可以操纵发誓者的生死。

    这种分裂是规整的分裂,并不像受伤那样影响到修真者的修炼和日常生活。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神魂交给另外一个人,让他控制自己的生死。

    祁弑非讥笑道:“真可笑,只不过是嘴皮子上说说而已烈熠前辈你就真的相信了吗?如果真有这种秘宝,我早就自己用了。还用等到今天面对你们二人联手?”

    不等烈熠魔尊再受挑拨,石子墨就急急的说:“休要再狡辩了!你修炼到大乘境才不过百年,了不起中阶而已,距离后阶还需要千百年的修行。”

    烈熠一想正是如此,他怒道:“不要再啰嗦,你赶紧把秘宝交出来!”

    烈熠魔尊虽然说得好听修炼了数千年是个大乘境大大大前辈,可是如果可以他倒是愿意早点晋升登羽境。然而登羽境近万年来也没能晋升一个,烈熠就是被卡在大乘境的一个。

    修真者的寿数虽然长久,却也没有长到天长地久的地步,烈熠如今就已经到了大乘境的极限,原本修真者一直保有的青春外貌也随着大限将至而逐渐老化,让烈熠内心越发的焦急起来。

    于是石子墨用这秘宝来交换条件的时候,烈熠尽管有所怀疑,却还是答应了,就为了那万一的可能他也要尝试一番!

    祁弑非无奈的一摆衣角,说:“狱天宗当中是真的没有这种秘宝……”

    正说话见祁弑非飘摆衣角大大的荡开,腰带猛然断裂,胸襟大敞。狂烈的乱流让月白色的衣衫整个展开,宽大的外衫顿时展开,一瞬间竟然衬得祁弑非气势更加的凌厉迫人。

    祁弑非神色冷峻,月白色的外衫随着他的姿势变幻,如同翩然的蝴蝶转身一般,外衫滑落从身上滑落。祁弑非手腕转动,月白色的外衫上银白色的符文光芒大盛,爆发出强裂的寒气。

    视觉上对方猛然变大了一样,极具冲击力的变化让俩人瞳孔一缩。石子墨还来不及反应,烈熠已经手中捏出法诀猛然向着祁弑非攻击而去。

    石子墨倒抽一口气,却被冰寒的冷气呛进口鼻。他又惊又吓,疯狂的鼓动起自己的真元,压榨出每一分的灵力,狂暴的向着祁弑非的背影冲去。想要和烈熠前后夹击祁弑非。

    就在这时,一个玄色劲装的人影抛出一个抛物线,停在石子墨的跟前猛然的爆开一股巨大的能量,炸得他灰头土脸,身不由己的向着身后翻滚而去。于此同时,那身影却失去了控制,向着下方深不见底流淌着岩浆的裂缝当中落去。

    “蝉不知雪!”祁弑非冷冽的声音响彻天地,顿时溶洞当中迅速以他为中心迅猛的辐射出极度深寒,空气当中的浮尘转眼间就变成了白霜,一阵急速冻结的咔嚓咔嚓声响起,周围的凝固的林立石体表面附上薄冰,越来越厚。

    “不好!!”烈熠心中咯噔一下子,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的外衫竟然是一件攻守兼备的法衣,不仅仅防御力惊人,就连攻击能力也如此的强悍!

    烈熠猝不及防之下被迎面而来的冰冷兜头盖脸的压制住,身体肌肤都能感受到一种刺骨的疼痛。寒冰爬上烈焰褶皱的皮肤,麻木他的四肢,冻结他真脉,让他连动一动手指都困难。

    他骇然的看向祁弑非。

    祁弑非内里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薄绸里衫,这身衣物极致柔软贴合,随着祁弑非划过空中的动作,勾勒出他健硕矫健的身体曲线。那一刻,藏青色与月白色交错在一起,沉稳与明朗的色泽编织成一幅优雅而充满杀气的景象。

    祁弑非手中绽出一条白种闪青光芒,那光芒气冲云霄,转瞬即逝,好似极光穿梭。它势不可挡的撕裂了一切阻挡在它面前的东西,扭曲了空间。

    烈熠苍老的面容惊恐的望着祁弑非面无表情的脸庞,随后一阵乱流卷过,他衣服的边角被吹成一片片细小的碎片。这碎片逐渐蔓延,在烈熠突出的眼球里,倒映着世间最后的一个画面,就是自己的手指化为齑粉的影像。

    石子墨晕头转向了片刻,等晕头晕脑的从冷不丁的巨大爆炸当中回过神来,就看见仰赖的合作者被打成了粉末。

    祁弑非慢慢的回过身来,用毫无感情的冰冷双眼看着石子墨。

    石子墨内心一颤。

    不,祁弑非没什么可怕的!他刚才已经用了他最后的手段,再没有什么可以救他的性命了,随后他又这么给自己鼓励。

    这么一想,石子墨重新又有了信心,他操纵着法器,真元化作绵绵不绝的暗光朝着祁弑非网去。

    祁弑非妍丽华美的脸庞露出一个嘲讽神情,他霎时间化作一道青色的光影,眨眼间消失在了石子墨的视线当中。

    石子墨顿时一惊,立刻展开神念去搜寻,然而这已经晚了,祁弑非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石子墨惊惧交加,脑海当中竟然空白了一瞬,在这间隙,这片刻的空白足以决定生死。

    祁弑非抬起纤长的手掌,虚印在他的后心,掌心一股纯粹无暇的真元喷射而出,洞穿了石子墨的紫府,然后顺着他的真脉蔓延到四肢百骸。

    感受着体内的真元,石子墨悚然一惊,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祁弑非:“你竟然……”他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指指着祁弑非的脸庞:“……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甘心,不甘心!”

    祁弑非经历了一番酣战,不耐烦听他临终遗言,手掌一扇。浑身已没了丝毫防护的石子墨顿时头颅飞起,身体抽搐了一下之后,颓然的栽了下去。

    祁弑非冷漠的看了一眼,随后抬起头向着刚才那个玄色身影坠落下去的地方一个猛子扎进了岩浆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