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魔道的人都会崇拜强者,可是像青年眼神那样热烈,情感澎湃同时却激烈的仇恨白扬帆的人可是很少见的。

    这非同寻常的排斥,引起了祁弑非的在意。他为什么那么仇恨白扬帆?

    祁弑非歪了歪头,玄青色的发丝滑落,他轻轻的合上名录。

    莫非是嫉妒?

    “呵~”祁弑非胸膛里震出一声轻笑,“有趣。”

    葵卯并不知道他的行为在祁弑非的眼里全然的变了味道,对方对他的感想跟他期望的相差十万八千里,而这在不久的将来将会带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他这时正老老实实的养伤,同时继续维持着表面的人设,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那天在白鹭台刺杀者竟然是个境界在他之上的凝魂境修真者。葵卯的魔种只有归元境界,如果不是依仗在前生接连不断的战斗磨练出来的经验,他很可能会死在对方的手中,而不是把对方斩杀。

    等葵卯把这人的身份铭牌上报给顶头上司的时候,天乾这才知道祁弑非那句话的意思。

    原来葵卯执行清除工作的时候,正有人在现场,按照他们的规矩自然是要清理掉级别不够的知情人。而尊上不过是随手除去了那个目击者,让掠影卫按照常规善后罢了。

    白扬帆那时酩酊大醉,记忆根本不牢靠——再加上祁弑非最后用法术蒙蔽了他最后的记忆,白扬帆醒来之后什么都不会记得。

    葵卯还以为尊上那个时候也醉得不清楚了。他原本打算就是佯装出膳食堂的小厨遇见刺杀,勇救尊上的戏码,在白扬帆和钱四平跟前遮掩一下自己的身份。

    他那时来不及跟祁弑非正式见礼,之后又满身狼狈不愿在对方眼前失礼。再说以他现在的身份根本就没有资格直接面陈,于是葵卯等见到天乾的时候就请求上司代替他去陈情。

    这让他惊喜又懊恼,居然错过了那么好的机会。

    不过再给他一次,他还是会选择先阻止那魂祭修士刺杀白扬帆。

    这次白扬帆没有受伤中毒,反而因为喝了一个烂醉醉倒在白鹭台睡了三天三夜才醒过来羞愧的无法继续待下去,提前告辞了!

    哼,终于滚了。葵卯达成所愿,心里畅快不已。

    前次白扬帆受伤,又中了难解的毒,尊上不得不亲自照料他,还要为他解去沾染在心魂上的阴毒,俩人相伴足足有一年多的时间。

    这次没有朝夕相对,尊上应该不会那么信任对方了吧?葵卯暗自猜想着。

    如果这样也没有办法改变尊上的想法……

    青年乌黑的双眼黯了黯,随后他抬起头,握着拳思忖。他要在那之前获得更高的职务,至少要当个头领,能够随意出入宗门。

    由于这次葵卯越阶斩杀了比他修为高的目标,所获得的功勋加倍,他被提前提拔成了一品。

    有的时候钉子们潜藏的时间太久,或者是生出异心叛变的时候已经在宗门当中深处高位,就需要禀报代宗主,由修为更高的魔君们动手。

    天乾也不会强要要求让掠影们去做超出自己能力极限的事情,他们只要调查出来就可以。但是,如果掠影卫亲自动手,不管是设伏还是强杀,天乾也不会埋没这份卓越的功绩。

    不仅仅会给予翻倍的功勋,还能够得到额外的奖励。

    为了表彰葵卯出众的成绩,用他的事例激励其他属下,天乾难得的聚齐了所有此时正在狱天宗的掠影卫。

    “对于有着杰出贡献的掠影,宗门的封赏从来都不会吝啬。这颗能够增加五百年寿元的夺天丹就是额外的奖品!”天乾手指捏着一个白玉小瓶,他的话犹如投入水池的一颗小石子,在掠影们心中引起一阵阵波澜。

    虽然掠影们身负魔种,有着归元境的修为,看似跟其他货真价实的修真者没有什么区别。可是他们的身体并不如那些真正经历过蜕凡、守一、归元三个境界的修真者身体经过不停的灵力回转冲刷淬炼,逐渐脱离凡体,变的更加长寿。

    他们只是空有归元的境界,却没有与之匹配的寿命。

    而能够延伸他们寿元的便是这种夺天丹。

    这种夺天丹虽然制造起来并不需要多么珍奇的天材地宝,可是因为它的冷僻让会制造者寥寥。掠影们并没有什么途径去获取这种丹药,只能等升至一品之后用大笔的功勋去换。

    现在就在他们的眼前有同僚白得了一颗,怎么不让他们心生想法。

    天乾却不管底下属下们神情上的异样,只是把葵卯叫到跟前,把夺天丹倒在他的手心:“葵卯,这是你应得的。现在,服下它吧。”

    “是!”葵卯感激的看着天乾,知道这是上司刻意回护才会让他现场就吃下去,打消其他人的杂念。

    青年干脆利落的把夺天丹吃了下去,一股温暖的热流向着四肢百骸散开,一种勃勃的生机开始改造他的身体。

    “我今天只是要让你们知道,只要你们有本事,夺天丹根本就不是问题!你们一直以为这很难,其实一点也不难!就看你们够不够狠,敢不敢拼!当然我说这话,并不是让你们自不量力的去送死。而是要懂得有勇有谋,审时度势,抓住机会,利用形势……”天乾让葵卯回到自己的位置,对着其他的人训话道。

    葵卯抬着头,专注的看着前方上司慷慨激昂。

    而站在他斜后方的乙未眼睛发红的看着这个愈发得意的对头。他不只是夺去了弟弟的名额,还越爬越高。让乙未心生不甘的同时又有种恐慌,他被越落越远,差距越大就让乙未内心有一种无底的空无越大。

    这种感觉让被他压迫的喘不过气,几乎有一种万劫不复的预感。

    他想不明白这种感觉因何而来,只是直觉的知道,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葵卯而什么都不做,他不能坐以待毙!

    从小峰回到起岸堂,乙未越想脑子里边越是清明。

    他起身离开自己居住的木屋,把平日里跟随在他身后的那些人聚集起来。

    “跟着吴河那些人混的那个赵三满,你们谁对他比较了解?!”乙未一脸阴沉的坐在一块大石上,他的对面站着五个人。

    这些人当中不只是有炼体境的普通人,其中还有一个蜕凡境和一个守一境的修真者。这两个人,一个是因为不小心得罪了魔使而被处罚做杂役,另外一个则是因为触犯了狱天宗的宗规被惩罚。

    这两个人之所以对乙未服气,是因为乙未曾经的境界在俩人之上,在修炼上有所指点。而这两个人也是乙未刻意笼络来做手下,毕竟如果没有两个强力的打手,作为从高阶修士跌落下来的废人一个,在这狱天宗当中可是有人专门条件这样的人故意折磨。

    “怎么了,谢大哥?那个窝囊废得罪您了?”说话的守一境修士性格比较跋扈,之前冲撞了魔使被惩罚也不知悔改,做事仍然我行我素。他拍着胸脯说:“交给我吧,保证整治得他服服帖帖的!”

    蜕凡境的那个虽然修为低一些不过说话比起守一境的那个更加的狂,他说:“谢大哥,您要是看他不顺眼,那好办。只要我跟我兄弟抵个话,就能让刑律司的巡弋随便找个由头把赵三满抓走。倒时候您是要杀要剐的都行。”

    虽然这两个打手提议都很合乙未的心意,只不过他们两个毕竟是掠影,私交私怨都不允许存在,更别说同室操戈,这是绝对被严厉禁止的。到时候被捅上去,乙未绝对会被严惩不贷。

    “不,不能这么直接的动他。”乙未不甘心的说道,“这人是林管事调来的,谁知道他上边有什么人。”

    甘心为他鞍前马后为他充当小弟的一个杂役说:“上人,您想怎么料理他?”

    这个小弟别看只是个炼体境的普通人,却很得乙未的心。虽然明面上他伪装的这个谢长寿是个落魄了的前归元修士,这个小弟却仍然恭敬的用上人这个尊称称呼他。

    乙未深深的看了这个小弟一眼,说:“你去,暗中找几个炼体境的人,分批分次,打乱顺序的跟踪他。我要掌握他的具体行踪,不管他干什么,只要你们看到的都要告诉我!”

    他之前密集的诱杀血炼修真者和魂祭修真者,哪里得到的消息?绝不可能是他自己发现的!

    他每天的行动十分规律,从来没有请过一次假,更没有过一次无故外出。至少乙未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一次搜集信息判断调查。

    上报那天,乙未当时就觉得葵卯不合常理,可恨当时却被葵卯在天乾跟前蒙混过关。

    短短的一个月内,7个任务目标,没有一个错误。这当中一定有蹊跷,他一定要找出这个秘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