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些充满灵气的禽兽还有灵草灵木更是要优先修炼使用,于是他们顺应的戒掉了口腹之欲。要是有哪一个表现出某种嗜好,反而要被嗤笑道心不坚定,六根不清净。

    如果周围的人都是一样主动或者是被动的清心寡欲也没有什么,反正大家都辟谷,再加上那些凡俗的食物和美酒着实不能入口,也就一样轻省了。

    可是让一个嘴里寡淡了几百年的人,一下子品尝了人间至臻的美味美酒,再怎么道心坚定也是要动摇的。更何况白扬帆这么一个不足千岁的年轻修士,道心还没有如磐石般坚硬。

    原来不是食物不好吃,美酒不好喝,而是材料不对!

    就算是师尊来此,怕也是舍不得浪费了这千年馥鹭的肉烹调的美食和这千年长欢玉兰酿成的醇酒吧?白扬帆心里这么对自己说着,越发的心安理得起来,吃的更加的过瘾了。

    祁弑非见他吃的爽快,作为宴请的主人也挺高兴。于是宾主尽欢,白鹭台上杯筹交错,皆尽酣然。

    酒席过半,白扬帆心生感慨,今日算是享尽了口福。一想到将来回到东渡洲白扬帆就觉得惋惜,怕是以后再没有机会品尝。

    只可惜他终究是要回去宗门的,一瞬间白扬帆闪过一丝贪心,要是他能够常驻东渡洲就好了,可以尽情的享用这里的繁华。有数不尽的灵草不说,还可以把这道修人人争抢的珍禽当做下酒菜佐酒。

    别看白扬帆虽然会这么私心里想,然而他却是一个十分恋旧的人。真要让他把宗门师尊还有师弟妹们抛下,他还真是舍不得。

    当然,要是能有一天御灵宗整体搬迁到东渡洲就最好了,简直两全其美!

    满满一坛的伴长欢大部分给白扬帆喝掉,伴长欢的原材料灵力十足,溢出的灵气白扬帆甚至都来不及吸收就散逸。不过现在白扬帆也不在乎那些灵气不灵气,他完全的沉醉在了这美酒的甘美当中。

    很少饮酒,白扬帆早就忘记了醉酒是什么状态。这伴长欢的后劲十足,就算是祁弑非也面色红润,双眸潋滟,唇瓣被酒水润泽的绯红。他斜斜的依靠在身后的高背座椅上,似醉非醉的半垂着的眼帘。

    看着魔尊如此微醺的样子,葵卯不禁有点担忧,随后又有些恍然。

    他就说么,尊上乃是大乘境的强者,而那白扬帆也好歹是凝魂境,前生竟然还会发生被刺杀弄的受伤中毒。南境魔尊跟前发生刺杀事件,简直让人很不可理解好吗!

    青年原本就处于藏身于微末当中,接触到的也多是中底层的魔修。他并不曾了解,这世界上竟然能有把修真者都醉倒的灵酒。

    就在他内心发现什么新大陆一般的惊奇时,异变突起!

    站在钱四平一边辅助他为刚刚熄火正要装盘的菜肴的膳食堂二厨,突然一把把灶台掀飞。

    钱四平惊叫一声。常年蹲守在灶台跟前,对着美食有着异乎寻常的爱好的膳食主管第一反应竟然是“这锅馥鹭可不能掉地了”。他身体自动的向着飞出去的锅追过去,而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二厨已经向着白扬帆杀了过去。

    刺杀?!

    钱四平头皮发麻,心惊胆战。他大叫一声“有刺客!”,手里边端着的锅却没有舍得扔,竟然是站在原地眼巴巴的等着别人去护驾。

    葵卯咒骂一声:“无用!”神情凛然的朝着二厨的背后扑了过去。

    不过是瞬息的功夫,二厨已经飞掠到了白鹭台上,他手上带出青白色一道阴测测的光芒就向着白扬帆抓去。

    祁弑非似乎真的醉了,只是半抬起头,目光迷蒙,似乎被眼前的情景惊讶的有点清醒。他手指轻抬,似动非动,似乎也来不及去挡下这一击了。

    “你敢!!”

    青年舌绽春雷,一声怒喝,魔种积蓄数日的真元猛然爆发,白鹭台上一阵暴烈的灵气剧烈的搅动,撕扯空气倒卷。白鹭台所在的山峰竟然突发一阵飓风,一阵飞沙走石,竟让人一时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事。

    一支短剑伴着数到青光,瞬息而至,向着二厨的背后激射。

    “可恨!”

    那刺杀者如果铁了心去抓白扬帆也能得逞,只不过却要付出性命代价,如此玉石俱焚的下场,让二厨可不甘心。他堪堪的向着旁边一躲,短剑青光擦肩飞射到半空当中。而后,刺杀者竟然丢下白扬帆向着白鹭台下的深崖扑了下去。

    青年来不及多想,紧跟着纵身跳下了山崖。

    那一刻,月光斜照,穿透他的身形,剪成一道惊若翩鸿的掠影。他的侧面只露出一点,却凛然而坚定,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在祁弑非的视野当中留下深深的印刻,久久的停留在他的脑海当中。

    半晌,被酒精麻痹了所有的警醒,迟钝的要命的白扬帆才开始有所反应。

    “怎么?”他已烂醉如泥,撑着胳膊,摇晃的想要站起身,“那是谁?”

    祁弑非双眼转瞬清明,转过身,手指一弹。一团白光没入白扬帆的后脑,他顿时瘫软了下去,鼾声大起。

    暴烈的灵力散去,视线重新清晰起来,祁弑非站着,夜间微风轻拂,吹动他的长衫随风飞荡。他居高临下的望着膳食堂在下方空地上摆开的临时灶台。

    祁弑非眼神冰冷的看着钱四平,他勾起一个寒气四溢的笑:“看来在你的眼中,本尊竟然比不得馥鹭重要呢……”

    钱四平脑袋一凉,这才发现他刚才似乎犯了一个要命的错误。

    虽然魔道以实力为尊,生死自负。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在这时袖手旁观,魔尊不会看他不顺眼。

    在这种遭到刺杀的生死关头,钱四平竟然只是口头上喊了一声,手里端着锅不撒手,连意思意思都懒的做出。简直是把自己的脖子往钢刀上撞的找死行为。

    钱四平手里的锅顿时被他扔到一边,他跪下伏底身体,额头重重的叩在地上:“尊上!小人知错了,饶了小人吧!!”

    祁弑非抬头望着天上的明月,淡淡的说:“既然你如此喜欢那馥鹭,不如本尊就送你和它去作伴。”

    钱四平惊骇的抬头,却瞬间僵硬如石,然后碎裂成齑粉,被一股风吹散,在世间再也找不出此人存在的痕迹。

    祁弑非发出一道传讯符,召唤掠影卫总领天乾前来。

    他漫步走到白鹭台的边缘,双瞳微微失焦,用神念搜寻到那道身影。

    青年还在与那刺杀者激战,那人是一魂祭修炼者。俩人辗转腾挪,光影交错,招招狠辣,式式刁钻,法术法器碰撞导致崩山裂地,场面极为激烈。

    祁弑非冷哼一声。

    白扬帆乃是世间少见的纯灵体,不只是身体对灵力的反应敏感,就连神魂也是少见的纯粹,自然引得那些潜藏的魂祭修真者按耐不住,就算是要铤而走险也要试上一试。

    怀带魔种的掠影卫靠近本来就能令他发现异常,再加上祁弑非此前几次关注青年,看见葵卯出现就有所察觉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

    果然那膳食堂两个真厨师当中一人趁着他微醺之时发起偷袭,而那青年也果断的拦截追杀。

    虽然他跳出来有点扰乱自己的安排,不过倒也无妨。

    祁弑非还在遥望,欣赏着青年狠辣的拼杀,掠影卫的总领天乾到了。

    “属下掠影卫总领天乾叩见尊上。”

    祁弑非头也不回的说:“膳食堂三人因行事失仪被本尊处置了,你下去之后就把这件事情传出去。”

    “?”天乾不解的抬头,不明白魔尊叫他过来说这么一句话的意思。

    “你照实传出去就是了。”

    “是,属下谨遵上谕,这就去办。”

    祁弑非在那里站着,天乾在这边恭谨的候着。

    过了一会儿,祁弑非眸光闪过一道兴味,唇角露出一个弧度,手指轻敲。

    青年终于拼死了那个刺杀者,自己也受了颇重的伤,浑身上下被鲜血浸染的模样格外的引人。他拖着受伤的身体踉跄的落地,缓了好一会儿才起身把现场处理干净,慢慢的向着主峰行去。

    等青年完全消失在神念当中,祁弑非这才想起天乾还恭候,他转身从白鹭台走下来对他说:“把掠影卫近期的功勋名录送到九极峰。”

    说完这句话,祁弑非就飞掠而去。至于白扬帆,就让他在这里睡到醒来好了。

    为了避免再次发生暗杀事件,祁弑非特意设下了禁制。

    天乾摸不到头脑的把功勋名录交给了祁弑非。想不明白魔尊怎么会突然心血来潮,平常这名录只是交给魔君看看就算了。

    身为狱天宗的至高强者,祁弑非平时是不怎么管事的。

    因为祁弑非懒得管,狱天宗现在没有正式的宗主,而平日里的日常管理则交给一位魔君代掌宗主之职。

    这个代宗主没有什么实权,偏偏还要整天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太耽误他们修炼了,几个魔君避之唯恐不及。最后无奈之下,只好轮流来做这个代宗主。

    祁弑非端坐在主位奢华的御座上,手指在名录上划过一个个代号。

    他不知道青年的名字,但是他知道近期除掉钉子最多的那个肯定就是他。

    祁弑非琥珀色的眼睛闪动了一下,指尖停在葵卯的名字上。他轻启嘴唇,低语:“这就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