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 111 章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祁弑非琥珀色的双眼冰冷而无情,只有在看向葵卯的时候,眼神中才有些温度。

    葵卯这会儿完全被突然出现的魔尊大人霸气四溢的英姿迷住了,仰着脑袋傻傻的看。

    他这痴迷的样子,让旁边的守墓人无语的摇了摇头。

    祁弑非微微弯了一个似有若无的弧度,随后视线又落到了周壁的身上,神情一冷。

    “周天尊,我们又会面了。”祁弑非淡淡的说到。

    周壁要是想不清楚这会儿他落入了埋伏当中,也就白活了祁弑非一倍的寿数!

    周壁缓缓的点了点头:“后生可畏。”

    祁弑非矜持的颔首:“刚才你不是说过,来而不往非礼也。晚辈不过是报答在西泗洲前辈的教导而已。”在西泗洲的时候周壁用陷阱埋伏过他,祁弑非记性那么好,怎么不会逮着机会报复回去。

    周壁脸色黑了一黑,全然没想到刚才祁弑非就已经埋伏在场了。

    葛元柏张着大嘴,犹如濒临死亡的鱼,拼命的呼吸。原本修真者是能够用灵力提供空气内呼吸,然而现在那只灵力大手攥得紧紧的,葛元柏吃奶的劲都用在了摆脱那只大手上,用来内呼吸的灵力都抽不出来。

    “祁弑非……”葛元柏嘶声力竭的喊,那声音却微小地跟蚊子的动静差不多。

    魔尊大人这才施舍了他一个眼神。

    “放开我。”他气若游丝的说,“我是前代宗主,我有权利进出陵墓,你不能杀我。”

    祁弑非定定的看了他一眼,叹息一声:“我狱天宗竟然会有你这样蠢笨的人,真是不幸。”

    葛元柏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他嘶嘶的嘶吼:“我叫你赶紧放了我。”

    连周壁都看不过眼了,说了一句:“跟祁魔尊相比,葛元柏确实败得不冤。”

    葛元柏更加的愤怒了。

    他耐心不好,虽然有些小聪明,却不够高瞻远瞩,也不够老谋深算。

    葛元柏上位很突然,也很幸运。他前代的宗主晋升登羽境的时候突然走火入魔,陨落身死。那个时候狱天宗化神境的魔君没有现在这么多,在这几位魔君当中,偏偏葛元柏的修为最高,战力最强。

    狱天宗讲究的就是实力至上,葛元柏就这样打败了其他的竞争者,成为了新的宗主,接受了宗主的传承。

    不管底下的人服不服气,接受了宗主传承之后,葛元柏就是当之无愧的掌权者。除非有人挑战他并且战胜他。

    葛元柏开始了他以武力压制统治的时期,一直到祁弑非归来。

    跟祁弑非相比葛元柏的智商情商根本就比不过,所以当得知石子墨的背后有着葛元柏的身影的时候,祁弑非真的很意外。

    他还以为葛元柏长进了,却没想到也许他是涨了点心眼,脑袋和脾气却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周壁却一眼看破了玄机:“你早知我们要来陵墓,所以才提前设伏?”

    祁弑非原先并没有满足敌人的习惯,只不过今天一战,对手是周壁这个天尊,祁弑非处于尊重,还是回答了他。

    “不错,当我从方开元那里得知葛元柏是如何蛊惑他的,我就猜到你们会来陵墓。”祁弑非背过一只手,另外一只手则遥遥的控制着那只灵力大手,他眼神轻蔑的看着葛元柏:“他就是用同样的说法,欺骗了石子墨,又利用石子墨诓骗了烈熠,最后还引来了你——”

    周壁眉心微蹙,他目光犹如实质的刺在葛元柏身上:“他骗了我?”

    周壁此前自信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胆敢欺骗一个大乘境的修士,所以对葛元柏说的话并没有怀疑。

    葛元柏被捏得只有气音了:“……不是的,狱天宗真的有秘宝,可以让人达成所愿。它肯定能……肯定能让你得偿所愿。”

    都到了这种生死关头,想来他也不会再说谎话,周壁的脸色缓和了下来。

    祁弑非却冷笑一声:“那么你来说说,这秘宝是什么,放在陵墓当中的何处啊?”

    葛元柏语塞,只是喘气,说不出半个字眼来。

    周壁立马周身一冷,祁弑非暗自嗤笑。

    葛元柏这人他最是清楚不过,对于宗主传承并不上心,连宗主令牌能够变动陵墓当中的法阵都不知道,就更别说狱天宗秘宝这个语焉不详的东西了。

    如果不是葛元柏这会儿被祁弑非抓着,周壁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了。

    既然消息是假,也就没有必要为它在赌上生死,周壁就想着撤退了。

    祁弑非一眼就看出来周壁想跑,之前周壁对他的折辱,祁弑非一直耿耿于怀,怎么可能放他离开。

    那只灵力大手狠狠的一攥,葛元柏惨叫一声,身上的骨头尽碎,胸腔内的五脏六腑尽数被捏烂,灵力大手完成了任务,把葛元柏仍在地上,消失了。

    祁弑非向着周壁追了过去:“既然来了,周天尊就留下吧!这陵墓当中有众多先辈可以和前辈作伴。”

    两个大乘境的顶级修士打起来比起之前周壁攻击法阵的声势更加的浩大。

    双方斗法直接把陵墓上方的隔绝法阵破坏。横连山脉覆盖着皑皑白雪,绝谷当中四季如春,就是因为这个法阵把风雪阻挡在外。

    法阵被破坏,陵墓当中顿时风雪交加,气温迅速的降低下来。

    周壁并不恋战,他知道祁弑非真元属性偏寒,越是极寒之地,越是事半功倍。

    然而他越是想走,就越是脱不了身,渐渐的周壁打出了真火,俩人之间斗法所用的真元越来越多,法术越来越厉害,对陵墓的破坏更加的强。

    “守墓人前辈!”顶着刀子一般的冷风,葵卯在鹅毛大雪当中呼喊。

    雪太大了,他只能看到一丈距离,只能听见尊上和周壁斗法时激烈的鸣爆声,人影根本就看不见。

    随着俩人对陵墓的破坏,山体里边的巨石时不时的飞溅过来,要不是葵卯有着外衣上的防护法阵,早就被这些石头伤到了。

    “守墓人前辈,你在哪里?”葵卯内心有点焦急,他一边喊一边找,此时他已经深入到了陵墓当中,有的陵墓被巨石砸个正着,整个墓室都崩塌了。

    找了好久,葵卯终于发现了守墓人。这会儿他的脸上手上都是被石头划破的伤口,鲜血染了满脸。葵卯赶紧去拽他的衣服:“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两个大乘境越大越激烈,到最后说不定会摧毁整个山谷,如果他们继续留在这里,说不定要被活埋。

    “我不走,你走吧。”守墓人摇了摇头。

    “为什么?”葵卯不解的看他。

    守墓人缓缓的扭头,看着被风雪逐渐掩盖住的一座墓室:“我的使命就是守护尊上的遗骨,我不能走。”

    葵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守墓人所说的尊上并不是祁弑非,应该是他那个时期的宗主。

    能被称为尊上,想来这位宗主也是一个魔尊。

    葵卯看着守墓人,顿时回想起重生前的种种,他倒在山谷前,守墓人走出来;祁弑非下葬的时候,守墓人让他送别尊上最后一面。

    一种感同身受,让葵卯眼眶一热:“您不走,我也不走。我们来一起保护这位魔尊的陵墓吧。”

    守墓人看了他一眼,低沉的声音说了一句“谢谢”。

    俩人分守两面,不停的打飞不知道会从什么方向飞射过来的石块,树枝。甚至偶尔还有法术的余波过来,这个时候是两个人最为吃力的时候。

    绝谷上方,两个人的大战不仅仅引起陵墓禁地当中的变化,横连山上不仅被能量激荡引发雪崩,甚至在山脉范围还产生了不小的地震。

    周壁的真元在破阵的时候就被消耗了不少,而他又实打实的跟祁弑非对拼了一阵,渐渐的真元有点不济了。

    再这么下去不行!周壁暗暗思忖。只有动用绝招了。周壁目光一寒,他有点不舍得取出一枚小小的圆盘,这是钟铉为他花费了很多年的时间才炼制而成的增幅法器。材料罕见,制作及其不易,用一次就是一次永久性的消耗耐久度。

    “惑乱心境。”周壁低低的念动阵法名称,这个被他留作压箱底的杀手锏,是比当初的迷障更加厉害的*术。

    在风雪当中,一层淡淡的灰色雾霭凭空而生,夹在白雪当中毫不起眼,祁弑非毫无防备的就被这层雾霭席卷。

    眼中的风雪都消失了,只剩下灰色的雾气,这场景经历过一次的祁弑非立刻明白他中了周壁的*术。

    祁弑非艺高人胆大,他既然能破解掉第一次,也就能够破解掉第二次。

    拨开迷雾祁弑非走了出去。

    他一脚才踩在青翠的草地上,一瞬间的迷茫过后,祁弑非就发现这里竟然还是在陵墓绝谷当中。

    暗自回想曾经在这里的记忆,祁弑非觉得没有什么地方有困惑,他很自信的向前走去。

    “我要成为一名守墓人。”葵卯的声音随着空气传来,只是这样一句话就好像一个响雷落在祁弑非的脑袋上。

    要说祁弑非最为介意什么,那就是葵卯曾经在这个山谷里对守墓人说他还会回来,留在这里做什么守墓人了!

    周壁真是会捅他的死穴,真是在意什么他来什么!

    祁弑非怒气冲冲的顺着声音走过去,他第一眼看见葵卯,迈进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下了。

    那不是他的葵卯,至少不是现在的那个重生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