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中文网 > 绝世神医 > 第2820章 魔修是白云鹤?

第2820章 魔修是白云鹤?

作者:骑鱼的剁椒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

一秒记住【笔趣阁中文网 www.biqugez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820章 魔修是白云鹤?

    那黑衣人一击落空,心中正气恼,却正好见到一名手提竹剑的玄阳境修士朝自己冲来,面罩掩盖下的脸浮现出一丝残忍的笑意。

    “真是自不量力!既然着急送死,那老子就成全你!”

    说罢,他手中大刀亮起一道刀芒,朝着王铁柱狠狠砍去!

    “哎呦!好可怕!”

    王铁柱尖叫一声,竟然丢下了竹剑,撒开脚丫子朝一边逃跑而去!

    “好小子!莫跑!”

    黑衣人眉头一皱,连忙追了上去。

    见王铁柱逃跑,东方炜和齐垣均是面色一变。

    唯有宫玉屏表现正常,独自一人在剩下五名黑衣人中间游走盘旋,倒也丝毫不落下风。

    看着王铁柱和黑衣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夜色中,齐垣暗骂一声,撑着灵力不多的身体,加入了战场,帮助宫玉屏缓解压力。

    毕竟他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如果宫玉屏一死,他也不能独活。

    而且如果扛过了这次困境,还需要宫玉屏帮他们破解禁制,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帮她。

    与此同时。

    东方炜因为王铁柱的逃跑,显得有些心不在焉,面对白云鹤的迅猛攻势,节节败退。

    “敢在和道爷我交手的时候分心?找死!”

    只听白云鹤一声怒骂,扬起双爪,挥出道道爪影,朝着东方炜连续打去。

    “喝!”

    东方炜连忙挥动灵剑招架,不想动作却慢了半步,被爪影狠狠的打在了身上!

    “噗!”

    他面色一红,张口吐出一道鲜血,身体朝后倒飞而去!

    “东方道友!”

    见到东方炜受伤,宫玉屏面色大变,身体一晃,竟然分化出两道分身来。

    这一幕,也是让黑衣人们动作一顿。

    趁着这个空隙,她飞身赶到东方炜身边,却见他面色惨白,胸口处一道爪印正在不断散发出腥臭的黑气,看上去十分可怖!

    朝他嘴中塞了一粒解毒丹药后,宫玉屏抬头朝白云鹤望去。

    “你是魔修?”

    “嘿嘿嘿……小美女可不要血口喷人,道爷我可不是魔修!只不过……”

    白云鹤抬起一只手,只见这手的模样极其怪异,和他矮胖的体型相比,显得过于修长消瘦,通体乌黑,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指尖还有道道锋利的寒芒。

    “这不过道爷这‘紫金五毒爪’,确是袭自魔门功法不假!哈哈哈哈!”

    闻声,宫玉屏俏脸遍布寒霜,双眼死死盯着他,原本清脆悦耳的声音泛起了一股凉意。

    “既然修炼的是魔门功法,便与魔修无异!拿命来!”

    说罢,宫玉屏娇喝一声,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根长鞭,朝他飞甩而去!

    “嘿嘿嘿!小美人好凶!道爷我好爱!哈哈哈!”

    而与此同时。

    处理完黑衣人,并且得到了想要情报的王铁柱,从远处的草丛中出现。

    刚好听到宫玉屏高声呼喊的“魔修”二字,立刻面色一变,唤出太炎剑,朝他们飞遁而去。

    “魔修已经出现了?这么快?”

    等王铁柱赶到战场之时,只看到东方炜晕倒在地上,胸膛处有道黑手印,还在不停散发着一股腥臭浑浊的气息,和魔气十分相似!

    “真的是魔修!”

    王铁柱心头一震。

    抬眼望去,只见宫玉屏正甩着一道长鞭和白云鹤打在一起,而后者双爪挥动之时,还有着道道黑气散出!

    “原来这厮就是魔修!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哈哈!”

    来不及多作思考。

    宫玉屏已经在白云鹤的进攻下,出现了败退的趋势。

    于是王铁柱手中灵剑一亮,抬手间,便打出了须臾无相剑诀中威力最强的风雷式,直冲白云鹤而去!

    而此时注意力都放在宫玉屏身上的白云鹤,哪里注意到周围有其他人出现。

    他只听到一道风雷交杂之音传来,寻声望去,便看到一击裹挟着风雷之力的剑光朝他袭来!

    “什么?!”

    白云鹤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便被这道剑光透体而过!

    宫玉屏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剑光吓了一跳,见到被攻击的人不是自己,方才松了一口气,连忙朝后望去。

    随后她微微一愣,因为出剑者不是别人,正是方才逃跑的王铁柱!

    “王道友……”

    她正欲开口问话,却见王铁柱面色严肃的朝她飞扑而来!

    “小心!”

    宫玉屏心中一震,还没来得及回身,就被王铁柱一下揽在了身后。

    !

    一道金石交鸣的声音响起,王铁柱看着打在自己灵剑上的这只黑爪子,双眼眯起,看向了爪子的主人。

    “你果真是魔修!”

    只见白云鹤右胸处有一个拳头大的血洞,正朝外渗着一股股的鲜血,嘴角亦是如此。

    他面色狰狞的盯着王铁柱,咬牙说道:“好小子!区区一个玄阳境,竟然能使出这等手段!

    不过,想来你也没有了再释放的能力,待会道爷就把你的心肝刨出来下酒,用以补偿道爷我亏损的气血!”

    “哦?”

    王铁柱眉毛一挑,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

    “谁告诉你,我没有再发出一击的能力?”

    “呵呵,休想蒙骗道爷我!”

    白云鹤冷笑道:“你一个玄阳境修士,却能释放出来如此强力一击,要么是强大的符宝,要么是高等的灵器,不论是哪一样,都需要消耗巨量的灵力!

    你若一击之后隐藏起来,或许我还会有几分忌惮,没想到你却选择了出手搭救这个小美人,真是愚不可及!哈哈哈哈!”

    “啧啧……你的见识还是太少了,就让你好好看看,到底是谁愚不可及!”

    说罢,王铁柱灵剑一挑,将白云鹤弹飞出去,随后太炎剑再次挥动,又是一记风雷式打出!

    “什么?!这怎么可能?!你不是……”

    没等白云鹤说完,风雷剑气便已攻到了他面前。

    已经尝过一次风雷剑气威力的他,自然不敢大意,立刻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粉色的手帕,扔到了面前的空中。

    这手帕迎风而张,顷刻间便化作了一道淡粉色的屏障,将其牢牢护在其中!

    “哎不是,你一个黑老粗,竟然用这么粉嫩的法宝?”

    面对王铁柱的嘲讽,白云鹤阴冷一笑,“此乃上品防御灵器,云衣帕!你有能耐就破了它!”